即便不吃素 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

即便不吃素,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资料图)

即便不吃素,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资料图)

文:回忆专用小马甲

回酒店酒店的路上,我怕晕车,打开了车窗,套好帽子,裹着围巾向外看。

我们旁边驶来辆卡车,一直跟我们并排走着。卡车有些破旧,蓝色的铁皮车厢锈出了一个深褐色的洞,里面竟伸出了一个小鼻子,冻得通红,仔细看了下,是个猪鼻。车厢里应该拉满了猪,路上每有颠簸,都能听见车里传来吭吭哧哧杂乱的叫声。今天的沈阳零下了,寒风刺骨,车厢上有白色的冰霜,可能由于温度太低,那个小鼻子过会缩了回去,但马上又有新的鼻子挤了出来,它们应该是想吸一口外面的空气。不到两米的距离,我这么看着它们,直到分叉路口将两车隔开,渐行渐远,它们成了远远的一个点……说出来还挺圣母的,但这一幕看起来真的让人压抑又伤感,不知它们是要被拉去哪里,但不管到哪,应该都逃不脱被宰杀的宿命,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

2013年,也是临近冬天。没买到票,我开车载着我妈回老家,由南向北,近2000公里。晚上出发,开到凌晨把车停在服务区准备休息时,发现宾馆早已住满,太累不敢继续往前开了,我们就多盖些衣服,放平了座椅将就着在车上休息。

天麻麻亮,我们突然被动物的嚎叫声惊醒,吓得赶紧环顾四周。旁边停了一辆拉猪的卡车,驾驶室的车门开着,司机下来,满手青筋地攥着一根两米左右的铁棍,正在狠命的往猪身上扎,耳朵上、鼻子上、蹄子上、屁股上……他眼睛血红,嘴里骂骂咧咧的,一枪下去,被扎中的猪叫得撕心裂肺,身上片刻有个红点,鲜血慢慢浸出。他绕着车厢,转着圈的扎,所到之处,他面前的猪惊慌奔逃,车上空间小,逃不开的,就背对着他,拼命往前拱……四周的车上人全醒了,有人下来,大家远远地看着,不敢靠近。我妈胆小,吓得紧紧攥着我的手,让我别出去,我安慰她别怕,车门锁着的。其实妈即使不拉我,我也不敢去管,司机状态近乎疯狂,不知这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牲畜做错了什么,要被他这么残虐。后来我听说,他这样做应该是为了不让猪在车上挤久了窒息,死了就卖不上价了。这么扎一扎,它们挪挪地方,疼着,精神着,确保撑到屠宰时,仍是条鲜活的生命:新鲜。

我之前发过一条发生在韩国的新闻,一些卖狗肉的摊子,会把狗缠住双腿,活着倒挂起来,以备宰杀,让它们一直凌空的挣扎着、抽搐着,这样吃起来肉质更鲜嫩……很多狗到死时,双腿皮肉绽开,白骨裸露。死都要死了,也不给个痛快。

接下来的归途,妈一直没怎么讲话了。快到家时,她说,她打算不再吃肉了,她不想让牲畜因为她,再受这种罪。我笑笑附和着,并没当真。

但从此,妈真的开始吃素了。

我妈不算个有毅力的人,平时也没见她坚持下来过啥事。所以她刚吃素时,我爹跟我俩人基本是玩笑着支持的。想着她闹腾下也就不了了之了,想着她一定会放弃。

没想到她就这么犟上了,动物身上的东西,她都不尝了,一点荤腥不沾。她开始学着做素菜,腌豆子,炒蘑菇,一块豆腐能有十几种吃法,煎、炸、煮、炖,中间挖个坑,里面填上蘑菇、豆子……

她吃素以后,对我没啥影响,我常在外跑着忙,不着家,我吃我的。最惨的当属我爹了,以前家里是我妈做饭的,她做饭也好吃,一切突然素下来后,我爹在没有信仰支撑的情况下,每顿饭都吃得举步维艰,他也懒得自己弄,更懒得自己出去吃,一个月下来就瘦了几斤。来深圳后他本来就没几个熟人,刚打算学钓鱼打发时间,结果鱼竿也被我妈藏起来了,说娱乐就尽量别杀生。他唯一的这点爱好也被扼杀在襁褓里了,整个老头特别迷茫,这时我妈也吃了几个月素了,看起来并没放弃的打算,我跟我爸决定和她深谈一次。

其实我感觉我妈吃素并不仅仅是因为有了些慈悲心,我认为这是她抒发对生活现状不满的一个出口。她这一生走南闯北的做生意,历经数次失败,如果用钱来衡量,那她大半辈子算得上是碌碌无为了。许多理想没有实现,抱负也终成了泡影。吃素嘛,清心寡欲,老了老了,既然得不到,就说服自己是不想要。我跟我爸苦口婆心,语重心长,把能说的都说了,一直劝不听,末了我俩甚至都求她了,只要能答应恢复正常饮食,提啥条件我俩都答应,但妈依然不为所动。

劝不了,只好由着她,就这么过了一年。

即便不吃素 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

即便不吃素 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资料图)

吃素确实给她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外面能吃的馆子很少了,点个菜也得处处小心,去超市买个东西都得戴上老花镜,仔仔细细地看配料表。我们一起出门,她包里经常背着点食物。在外找不到素食,我们点餐,她自己要点青菜,开水泡馒头、饼干,对付对付就是一顿。

我认认真真的求过她很多次,别坚持了,正正常常不好吗?她依然如故,她认为吃素也很正常,世上能吃的东西很多,未必一定要靠杀戮才能填饱肚子,坚持久了已成习惯,她也一点不觉得苦。

我说:我还没结婚呢,等我结婚,总得办酒席吧!到时候亲朋友好友都来,不可能只照顾着你,你坐桌上这也不吃,那也不尝,像什么话?

妈说:你要能结婚,是喜事,但没动物该为了这个喜事被抽筋扒皮。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我很诧异。她以前很盼着我能尽早结婚的,提起我将来能组成自己的家庭,她都很憧憬,说啥都好答应。她总催的时候,我挺逆反。她平静了,换我慌了。我妈以前做饭也很好吃,会做粉蒸肉、酥肉扣碗,我都吃不够。其实我想吃啥,她不做,我也能在外面吃到的,另外我自己也会做,但我希望她能吃点好的,能享福。

这一晃,三年了。这中间我从没放弃过劝她,一有机会就说,就辩论,一直想要说服她,改变她,我始终认为自己得把她掰回来。

我曾特别忧心她的健康状况,怕她营养跟不上。陆续带她体检过几次,还好,相比从前,她各指标都挺正常,我的担心少了许多。但吃素并没让她瘦下来,有啥说啥,她依然是个胖子。

平时吃饭,我们同坐一桌,各吃各的。都是我们在劝她,她很少劝我们,因为单单抵抗我们的劝说,就够她筋疲力尽了。

她偶尔也会提起她看过的书,说起动物所受的磨难。我跟我爸也没怎么听过,一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仿佛天经地义,况且人类由古至今都是如此,根本轮不到我们去细想其中对错。二是吃的肉食基本都从商店买来,不用目睹它们被屠宰时的残忍场面,所以从没有过啥负罪感。

14年的时候,我去了趟内蒙,受到了亲友热情的招待。下了飞机我们就驱车直奔郊外,我终于见到了梦境般辽阔的草原和遍地的羊群,也第一次骑了马。傍晚从草原回来时,伯伯跟牧民买了只欢实的羊羔,我们一起回到了旗(相当于县吧)里的家。

小家伙约么到我膝盖那么高,身上灰白色的毛摸起来温暖厚实,背上还粘着青草,应该是它在草原上玩闹时留下的。我把它抱到客厅,它平时在草原上住简陋的羊圈,那应该是它第一次进屋,刚开始它还有些拘谨,但很快就活泼了起来,在屋里来回地蹦跳,咩咩的跟每个人都打了招呼,我拿了些草喂它,它吃饱后,前腿弯曲,像跪着一样,把头伏在我的腿上。

第二天早上一醒,就闻到了满屋的肉香,我饿得不行,披件衣服就往厨房跑。穿过院子时,看到个血腥的角落,几个冒着热气的铝盆,里面盛着满满的血水,旁边挂着一张小小的羊皮,背上还粘着草渍。此刻我才反应过来,昨天我们将它带回,就是为了今天迎接我的一餐。

肉炖好,我还是吃了些。坦白说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羊肉了,但那也是我吃过最难受的一顿饭。算是报应吧,我至今也没能忘记它玩累时,跪在我面前的样子。如果不是我的到来,可能它最终也得被宰杀,但或许能多活些日子,可以多几次在父母膝下撒娇打滚,可以多看几眼草原。

这是我写在书里的一段话,话是山子说的,也真的有山子这个人。

即便不吃素 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

书中的话(资料图)

它们从来到这个世界,就被我们规划好了一切,依着我们的需求或生或死,马不停蹄。它们没有能力反抗,我们也早已强大到不需顾及它们的感受。

我一个普罗庸人,绝非啥仁者智者,我现在也依然吃肉,并且也没想过要断掉自己的这点口腹之欲。吃素这件事上我辨不出对错,更给不出答案。我絮絮叨叨的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也纠结、困惑。

但我想,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干涉我妈吃素了。许多事我难以做到,但对于她的坚持我终于有了些理解。也许真如苏轼所说:人间有味是清欢。如果能通过控制己欲获得心灵上的宁静,这是她的缘。如果能向世界少索取一点就能满足,这更是她的福。

希望那些纵使要被吃掉的动物,在死前也能少受些痛苦和折磨。正因法律难保所有生灵都有尊严地活着,良心才显得弥足珍贵。

我们总希望自己被世界善待,将心比心,也应该力所能及的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对吧?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佛学微信公众号。

即便不吃素 我们也该让这个世界少些残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佛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佛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佛学”,获取更多佛学资讯。
[责任编辑:stitch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