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你看 我们终究是苦的

你看 我们终究是苦的

我们终究是苦的(资料图)

文:豹小白

朋友得了“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

这个冗长而陌生的学名,换个名词您就明白了,“AIDS”,艾滋病。

他是70年代生人,早年曾放浪形骸、纵情声色,七年前接触佛教,洗心革面,一心当个真心修学的在家人。但HIV病毒的潜伏期,可以长达十几年,中间患者会毫无临床症状,无知无觉地生活于大众当中。从前留下的病根儿,今年忽然爆发,出现咳嗽气促、单纯疱疹。有经验的主治医师悄悄安排了HIV检测,初筛和复检,都是阳性。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朋友勉力笑着说。

刚检查出来,从不敢相信到不愿面对,再到最终接受这一事实,他花了几个月,算是快的。

“怎么办?”他问我。

社会上“闻艾色变”,但我们是朋友,也是佛友,数年情谊,不会就这样改变。何况我也多少懂一些医学常识,知道艾滋病的传染方式就三种:性接触、母婴和血液,正常交往并不会感染。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们是佛教徒。”

这句话,是一位法师同我说的。早在初筛为阳性时,朋友抱了一丝希望,问我有没有什么法事能帮到自己。我依样画葫芦地去问相熟的法师,法师却问,“他是佛教徒吗?”我说,“是”。“哦,是佛教徒,那得不得病都一个样嘛。”

回来思忖半晌,大概揣摩到了法师的语意:作为一个佛教徒,终极目标是成佛,现世的分阶段目标则根据自己的能力与努力,来追求菩提道上可以修得起来的节点,例如出离心或菩提心,或往生净土。

从这个角度上讲,富的佛教徒、穷的佛教徒、健康的佛教徒、病残的佛教徒,不管状况如何,该做的、要追求的,实在没什么区别。

“何况,在这世界上谁又是圆满的呢?”我同朋友说,“各有各看不到的苦衷。”

朋友抬起头看我,“可是,不是很多人都说,信佛以后一切都变顺了?”

我点点头,“有这样的情况,但并不完全啊。”

轮回,本身就是苦的。

佛陀以“三苦”,归纳了轮回中的苦。

第一个,是苦苦。

例如朋友的病,师兄的失业,师姐的家庭不合。坏苦是直接的、粗大的、明显的,让人一接触就知道是“苦”,不但是佛教徒,任何一个生灵都能感觉到,想要逃避。就像冬日雪地中的野猫,会藏到刚停稳的汽车的排气管下,蹭那一点可怜的温度——它也知道,“冷”是苦,下意识地躲避这种苦。

第二个,是坏苦。

坏苦就要狡猾得多,不那么容易被察觉:雪天中的一个火盆、走累了时的一个板凳、大热天的一杯凉水、饿了时的一碗热腾腾汤面……“这明明是乐啊”,有人说。对,“坏苦”是一种被人容易以为是“乐”的苦。可是佛教的导师们说,所谓的“乐”,只是前苦已经消失、后苦刚刚生起却还没被察觉时的一种状态。

想想看,如果它的自性真的是乐,那么,走累了坐下来,饿了吃汤面,应该越坐越舒服、越吃越开心才对啊。可事实上,坐久了会腰酸腿沉,吃多了会肚子胀痛……可见,任何的“乐”,持续久了,也会暴露出‘苦’的本性。”

坏苦,世人察觉不到,只有一些宗教能察觉到,因此,古代印度的六师外道中不乏“禁欲”的派别,他们裸行、住于密林、拒绝外界声色诱惑,就是知道“乐”是“苦”的本质。

第三个,行苦。

这是佛教中最独特的内容,除了佛教,再没有任何宗教会阐述“行苦”了。“行苦”中的“行”,意思是“迁流不息”。众生受生于轮回,依业力和烦恼而不断一次次受生,无法控制自己下辈子转世何处,一点也不自主。控制我们的,是烦恼,以及我们自己造作出的种种业力。

“许多外道是承认来世的”,我对朋友说,“但他们认为来世就是终结。比如,基督教认为,死后,你凭借自己生前的善恶,以及对上帝的信仰程度,或者去天堂,或者去地狱。一旦去了天堂就是永生,不会再下堕了。但佛教不是这样认为的,天堂也好、地狱也罢,都是轮回的一部分,时间再长也有终结的时候,一旦终结,你还是被你的烦恼和业力不可控地拖向某一道的来生。”

既然说,轮回都是苦的,你又怎能妄求因为信佛、修行,而免除了今生的一切灾患呢?

佛陀,并不是“万能的造物主”,他亲口说出了这样的句子:“诸佛非以水洗罪,亦非以手除众苦,非将所证迁于他,示法性谛令解脱”——诸佛不能用水,洗掉你的罪业,也没有办法用手拔除你的痛苦,无法将自己的证悟安在你的头上,只是告诉你,诸佛曾经修持的道路,让你沿着这条道路获得解脱。

只是,在你行走于这条道路上的时候,你一定会获得诸佛菩萨的加持。

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并不是要把所有的逆境都变成世俗认可的“顺境”,而是把“逆境”炼成了修行的“顺境”。

“这样一想,其实我还是挺好的。”朋友说。

他笑着说,“你知道吗?以前我总觉得死亡离我很远很远,但现在才知道,佛经中说的‘人命在呼吸之间’,原来是真的。‘无常’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高地悬挂在我的头顶,让我每天都怀疑这是最后一天。我开始懂得,佛法对于我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我想,在剩下的日子里,我会把修行放在人生的第一位。”

我点点头,“当你这样想的时候,你的病情也就成为了一种‘逆加持’。”

和朋友谈完,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雨。我没有带伞,头发和外套都打湿了。这也是“苦”的一种,尽管很微小。

佛陀揭示出了那些曾被我们习以为常、视若无睹的真相。我们终究选择学佛,不是为了能被保佑这辈子顺顺利利,也是因为佛陀所指出来的,是我们无可辩驳、无可推翻的真相。

但正因为成为了一个佛教徒,那些现世的苦难也就不自觉地变得“轻”了,“渺小”了。因为我们要挣脱的,是整个漫长到没有边际的轮回之苦。

是佛教徒,就都没什么了,难道不是吗?

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出处。

腾讯佛学微信公众号:rushidao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托梦”究竟可信不可信?99%的人不知道!

    “托梦”究竟可信不可信?99%的人不知道!

    2017-03-23 11:46:41

    梦境有四种因缘会作梦文:天觉今天我们先来说一个故事:清朝戴延年所著《秋灯丛话》有个转世托梦的故事。清康熙年间,山东莱郡有位姓来的司马(“司马”是官职)。他本是浙江人,到任时家人都不在身旁。来司马不敬佛法,常利用职权阻止修建寺院。来司马上任后不久,被属下孙秀所杀,并且右手四个手指都被砍断。就在来司马被

  • 吉祥降甘露 慈悲润大千:四川德阳孝泉古镇延祚寺奠基洒净仪式

    吉祥降甘露 慈悲润大千:四川德阳孝泉古镇延祚寺奠基洒净仪式

    2017-03-23 11:12:57

    腾讯佛学四川讯2017年3月22日上午,四川德阳市旌阳孝泉古镇延祚寺举行了隆重的扩建开工奠基仪式。出席今天开工典礼的有四川省统战部副部长王斌元,省民宗委副主任杨伯明,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清德长老,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成都文殊院方丈、延祚寺住持宗性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

  • 读诵佛经 这三件事不可不知!你知道吗?

    读诵佛经 这三件事不可不知!你知道吗?

    2017-03-23 11:04:24

    读诵佛经(资料图)常有同学问:师父,应该怎么样读诵佛经才能更好的受益呢?愚见以为,读诵佛经,需要注意的大致有三点,那就是时、处、法。一、什么是时呢?时,又包含几种意思:1、读诵佛经所选择的时间段一般我们建议在清晨读诵佛经,因为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果能够在早晨读诵经典,那接下来一整天都可以用经典加持自己

  • 内心中最明显的四种苦 看清了才容易解脱

    内心中最明显的四种苦 看清了才容易解脱

    2017-03-23 10:59:07

    内心中最明显的四种苦文:嘎玛仁波切发生在内心中最明显的苦是怨僧会、爱别离、所求不得、所恶临身四种苦。一、怨憎会苦。我们在生活中常常会遇到对自己不友善、甚至会伤害我们的人。所拥有的财物或其他一切,常常会被周遭的人侵害、偷盗和抢劫,心中没有安全感,会有恐惧心。自己不喜欢的人、害怕的事物,却不得不和他们

  • 峨眉百花次第开 大佛禅院春意浓

    峨眉百花次第开 大佛禅院春意浓

    2017-03-23 10:55:22

    峨眉百花次第开 大佛禅院春意浓

  • 郑州废弃厂房楼顶“空降”5米大佛

    郑州废弃厂房楼顶“空降”5米大佛

    2017-03-23 10:14:50

    郑州废弃厂房楼顶“空降”5米大佛

  • 四种念佛修法 总有一款适合你

    四种念佛修法 总有一款适合你

    2017-03-22 15:58:38

    文:佛慧法师念佛法门历代信仰者根据实际的情况,总结了许许多多的修持方法,使后世净宗学人得径借鉴少走弯路,而莲池大师把念佛的修持方法归纳为四种:1、实相念佛:即是观自身及一切法真实自性,修此所得的是真如三昧。此念佛非上上根器不能悟人,中下两根不能普被,故在净土法门中很少提倡。2、观想念佛:即是观佛相好

腾讯网社区
诚邀您加入腾讯网社区 参与社区调研活动
就有机会获得q币或公仔奖励
忽略 参与调查

视频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