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下辈子投胎去哪儿?我们真正拥有的只有现在

下辈子投胎去哪儿?我们真正拥有的只有现在

珍惜当下

文:祖古颜班

《金刚经》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们真正拥有的只有现在。包括我,一个在修行中长大的宗教人士,从来都没有思考过死了以后要做什么。我只想好好把握现在,让每一天都活得有价值,让别人感受到我活着对他们是有用的,这就是我每天活着的动力。

可能在大家的想象中,活佛一定每天都在想死了以后,轮回到哪儿去投胎、去哪个世界吧?坦白讲,我根本连明天以后的事情都很少去想。包括给大家讲课,我在坐下之前,很少想过刻意要给大家讲些什么内容。为什么呢?我觉得没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因为重点是大家的需求而定。只要把每个当下该讲的事讲好,该做的事做好,把能做的都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就像我们今天努力工作,如果明天没死,还可以享用今天挣来的工资,就很好了。如果明天我们死了,就把今天的劳动所得,让别人去享用,那今天努力工作也一样很有价值。

修行,也是同样的道理。今天是为明天打基础,每一天都要好好过,今天过得好,明天才有可能会过得好。同样的一天,如果把事情安排好,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做很多事情。如果没有安排好,一天的时间莫名其妙就过去了。所以,能不能珍惜当下,非常重要。

上微信搜“腾讯佛学”,轻松关注腾讯佛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ushidao_qq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iryz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2017-08-18 09:09:27

    业果里边有四个原则。第一个是,业果是决定的。你造了善业的话,你感的果是乐果;造了恶业的话,感的果决定是苦果,不会错的。不会说我造了很多善业结果受苦了,造了好多的恶业反而受快乐了,这个是没有的。世间上眼光短浅,喜欢冒险,看见有人做了好事却受苦,做了坏事却发了大财嘛

  •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2017-08-17 16:32:20

    表面看来,好像佛学与医学毫无关系,了不相涉。但如果把医学的范围放大了,作广义的讲,佛学也是医学;就是各种宗教、哲学、政治、法律,都可视作医学,归入医学范畴之内。古语说:“上医医国”,能成一位上医,不但要能治疗人类生理上的病患,并且还要能够治疗

  •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2017-08-17 16:25:55

    大家都看过《红楼梦》吧?《红楼梦》一开始就描述了一幅太虚幻境:“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太懂时空的虚幻性!可有多少人理解他的心思?什么是“太虚幻境”?就是指时空,而时空是假的。今天科学上也这么认为。爱因斯坦讲“时空相对”

  •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2017-08-17 16:16:44

    济群法师讲过这样一个开示:佛陀未成道前,魔王波旬派了十支军队前来阻挠佛陀证道。这十支军队分别是:一爱欲,二不乐,三饥渴,四渴爱,五昏眠,六怖畏,七怀疑,八恶毒、顽固,九利养、荣誉和名声,十称扬自己、贬低他人。佛陀并未因此而动摇,因为佛陀的内心已经没有了任何的

  •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2017-08-17 15:27:55

    一九九三年我刚到国外,看到很多人为了吃一顿饭,要开一个多小时车,去到好一点的饭店,还要等位,觉得很奇怪很麻烦,不就是吃顿饭吗?那时候觉得还是在藏区快乐啊。我小时候在塔公佛学院学修,一年四季吃土豆,有干菜就是很美味的食物了。那种环境永远不需要考虑太多,只

  •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2017-08-17 14:46:06

    学佛人不能脱离生活,日常的起居都包含着禅意的存在,修行不离世间觉,修行是改变自己的心境,使自己的心境得以升华。当你的心还不能转物时,你的一切要顺其自然,生病时一定要看大夫,该吃药就吃药,该打针打针,手术也如是。什么是迷信呢?就是迷惑而信,对自己信仰的对象

  •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2017-08-17 14:40:22

    佛最讲民主,主张理性面前人人平等。佛当时就对比丘们说:“你们不要因为是我说的就算数,你们要用自己的脑子来进行分析、考察,通过经验来论证我说的是不是对。对了你们就接受,不对的你们就放弃。”认为“我说了算,必须听我的”,这是不对的,是一种学术上的霸权主义。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