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佛门大德 惺惺相惜!弘一大师与太虚大师的法缘

佛门大德 惺惺相惜!弘一大师与太虚大师的法缘

太虚大师与弘一大师(资料图)

弘一早年是才子,中年是艺术家、教师,晚年是一代高僧。他皈依佛门后,甘守枯寂,精研律典,广布佛法,并身体力行,被誉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太虚一生致力于中国佛教的改革与复兴,主张改革僧制,培育僧才,提倡人间佛教;他精研佛理,写下了大量的佛学论著,是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先驱,被尊称为“人间佛教导师”。

弘一和太虚生活于近代世界动荡不安、中国佛教积弊丛生之时。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两位大师分别走上了不同的兴教救国的道路。尽管他们最早于何时、因何因缘相识已经无从查考,但是两位大师总是惺惺相惜、互相支持。从20世纪早期太虚倡导人间佛教思想开始,弘一就给予了诸多理解和支持,而在戒律重建、僧伽教育等方面,两人又存在诸多契合点。

早在1927年,弘一在杭州闭关期间,就曾写信给自己以前的老师蔡元培等人,主张佛教改革,整顿“僧众之事”,解决当时佛教界存在的问题,并力荐太虚“专任整顿僧众之事”,商酌“一切规划”。在信中,他称赞太虚“英年有为,胆识过人”,且“久负改革僧制之弘愿”,特别“富于新思想”,是“最为适当”之人选,有利于“尽力提倡新派(即人间佛教)”。弘一写此信时,正是太虚忙于国内外奔波,上下力倡人间佛教最烈之时。由此可见弘一对太虚的人间佛教运动的真诚支持。

弘一还通过音乐倡扬人间佛教思想。由弘一谱曲、太虚撰词的《三宝歌》,即是两位大师精彩的合作,可谓悲心才华相得益彰、珠联璧合。据印顺《太虚法师年谱》载:“(太虚)大师作三宝歌,时弘一住南寺,为之作谱。其歌曲颇为流行。”时值弘一年届50,太虚特别为此作偈相赠:“圣教照心,佛律严身。内外清静,菩提之因。”过了10年,到弘一60岁生日之时,太虚又重书此偈相赠。

弘一还时常鼓励其他的有为法师继承和弘扬人间佛教。比如:1931年,弘一在给芝峰的信中,鼓励芝峰“专力于学问及撰述之业”,走“优于学问”之路,希冀他能优于人间佛教思想和知识,“能继续虚大师,弘宣大法”。

人间佛教的传承和发扬,不仅体现了佛教“自利利他,普度众生”的精神内涵,更重要的是它彰显了佛教走进社会、融入生活、贴近民生、与时俱进的时代色彩。所以太虚倡导戒律的重建,主张以维护佛教发展为原则,对其中不合时宜的戒律应及时废弃。

无独有偶,弘一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他曾说:“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主张随着社会的发展,作为佛教重要组成部分的戒律也应该更新。他为佛教戒律的弘扬所做出的种种努力和贡献,正符合人间佛教“契理契机”的原则,同时也为太虚人间佛教戒律的重建提供了有益的借鉴。弘一针对近代佛教戒律松弛、毗尼不净、教界价值失范等现象,契理契机,提倡在家律仪,他编订的《南山律在家居士备览略篇》一书,以及《五戒持犯表》、《八戒略义》等在家律学文章,为在家居士能够与时代相适应地持律守戒提出了种种方便,正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佛教的振兴首先是佛教教育的振兴。佛教之衰弱,律事之不兴,原因在于僧才匮乏,后继少人。对此,两位大师都认为培育僧才乃振兴佛教第一要务。

弘一为培养弘律僧才,于1933年5月在泉州创办了南山律学苑,并亲自撰写《南山律苑住众学律发愿文》,以“肩荷南山一宗,高树律幢,广传世间”为宗旨,讲课“不立名目,不收经费,不集多众,不固定地址”,并分别于厦门、泉州诸寺院宣讲弘律,推动了僧伽教育的发展,造就了大批僧才。

与此同时,太虚面对近代佛教风雨飘摇,也发大悲愿予以拯拔,力倡教理、教制和教产三大革命,认为住持佛教,应靠三宝,三宝之中,僧宝第一,所以他一生以建僧为务。基于此宗旨,太虚亲手创建或参与创建了武昌佛学院、汉藏教理院、闽南佛学院等学校。他在1927年担任闽南佛学院院长一职的时候,为了培养合格僧才,对闽南佛学院加以整顿。一方面,“仿照丛林制度,组织普及僧俗修习佛法之学院”,并制定了四级僧教育制的僧学方案。另一方面,仿照学校课程制度,设置了佛学、国文、外文、数学、哲学、历史、地理、教育、艺术、体育、劳动等诸多课程。这些课程设置无一不是围绕践行人间佛教思想的目标而进行的。

1929年,闽南佛学院接纳弘一的建议,对课程体系进行进一步的改革,使其更加完善。诚如王仲尧先生所说:“太虚大师固然是一个传奇性天才,因学佛得悟而才情纵横,于佛学、哲学、艺术等几无不通,但未受过正规的现代学校教育,设计现代教育之课程体系非其所长,此亦不必讳言。弘一大师曾留学日本,当时的日本正经历明治维新以后的‘全盘西化’时代,社会各领域对西方先进的思想和方法无不大力引进,为我所用。弘一对于现代教育理念、教学体系、教学方法乃至教务程序,皆曾亲历,比较熟悉,也属自然之事。于是在共同思想的基础上,怀着共同的理想,重新设计课程体系,不但体现新的佛教教育理念,亦方便教学实践需要。”

太虚给予弘一极高的评价:“他(弘一)对于佛教教育之提倡,其历史有非常之远,其为法为人的广大心于现在僧伽中实为难得。”“弘一律师在中国僧伽中可说是持戒第一;其道德与品格为全国无论识者不识者一致钦仰,为现代中国僧伽之模范者,这是我们表示不胜欢迎的。”

两位大师勇猛精进,严持戒行,互相勉励。回顾弘一与太虚的惺惺相惜、相互理解和支持,重温两位高僧的硕德懿行,依然令人倍受鼓舞,深受教诲。

本文选自网络,作者佚名,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2017-08-18 09:09:27

    业果里边有四个原则。第一个是,业果是决定的。你造了善业的话,你感的果是乐果;造了恶业的话,感的果决定是苦果,不会错的。不会说我造了很多善业结果受苦了,造了好多的恶业反而受快乐了,这个是没有的。世间上眼光短浅,喜欢冒险,看见有人做了好事却受苦,做了坏事却发了大财嘛

  •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2017-08-17 16:32:20

    表面看来,好像佛学与医学毫无关系,了不相涉。但如果把医学的范围放大了,作广义的讲,佛学也是医学;就是各种宗教、哲学、政治、法律,都可视作医学,归入医学范畴之内。古语说:“上医医国”,能成一位上医,不但要能治疗人类生理上的病患,并且还要能够治疗

  •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2017-08-17 16:25:55

    大家都看过《红楼梦》吧?《红楼梦》一开始就描述了一幅太虚幻境:“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太懂时空的虚幻性!可有多少人理解他的心思?什么是“太虚幻境”?就是指时空,而时空是假的。今天科学上也这么认为。爱因斯坦讲“时空相对”

  •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2017-08-17 16:16:44

    济群法师讲过这样一个开示:佛陀未成道前,魔王波旬派了十支军队前来阻挠佛陀证道。这十支军队分别是:一爱欲,二不乐,三饥渴,四渴爱,五昏眠,六怖畏,七怀疑,八恶毒、顽固,九利养、荣誉和名声,十称扬自己、贬低他人。佛陀并未因此而动摇,因为佛陀的内心已经没有了任何的

  •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2017-08-17 15:27:55

    一九九三年我刚到国外,看到很多人为了吃一顿饭,要开一个多小时车,去到好一点的饭店,还要等位,觉得很奇怪很麻烦,不就是吃顿饭吗?那时候觉得还是在藏区快乐啊。我小时候在塔公佛学院学修,一年四季吃土豆,有干菜就是很美味的食物了。那种环境永远不需要考虑太多,只

  •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2017-08-17 14:46:06

    学佛人不能脱离生活,日常的起居都包含着禅意的存在,修行不离世间觉,修行是改变自己的心境,使自己的心境得以升华。当你的心还不能转物时,你的一切要顺其自然,生病时一定要看大夫,该吃药就吃药,该打针打针,手术也如是。什么是迷信呢?就是迷惑而信,对自己信仰的对象

  •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2017-08-17 14:40:22

    佛最讲民主,主张理性面前人人平等。佛当时就对比丘们说:“你们不要因为是我说的就算数,你们要用自己的脑子来进行分析、考察,通过经验来论证我说的是不是对。对了你们就接受,不对的你们就放弃。”认为“我说了算,必须听我的”,这是不对的,是一种学术上的霸权主义。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