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禅说庄子》:教你明事理 辨是非 广见识!

《禅说庄子》:教你明事理 辨是非 广见识!

图书《禅说庄子》 (资料图)

《禅说庄子》系列丛书,把庄子与禅宗一起讲,庄子思想与佛教思想交融在一起,互为映照,十分有趣。《庄子》共三十三篇,本丛书以篇为单位进行讲解,《禅说庄子:齐物论》为该系列收官之作。

“齐物论”和“逍遥游”一起构成庄子哲学思想体系的主体,但其重要性更甚“逍遥游”。“齐物论”是内篇的核心,也是《庄子》三十三篇的核心,是解庄的钥匙。不懂“齐物论”,《庄子》其他篇目也就无从下手。冯学成以深厚的佛学功底与深透的人生领悟发挥“齐物论”旨意,从形而下的万物不齐上升到形而上的万物齐一,齐彼此,齐是非,齐物我,齐生死。

精彩内容:

尽管“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但在红尘里面、在烦恼世间学修,成佛的速度远远超过在天堂里享受。没有烦恼就没有菩提,所以“无有为有,虽有神禹,且不能知”,这个也是肯定的。烦恼即菩提,没有烦恼就没有菩提,哪怕是尧舜禹这样的圣人,他也不能知。为什么禅宗公案里面说“无边身菩萨不能见如来顶相”?大禹尧舜可以说就是无边身菩萨了,但为什么不能知?“无有为有”,这是个什么样的境界?大家可以存一念,去参这样的境界。

“吾独且奈何哉!”我拿这个境界有什么办法呢?佛祖三藏十二部放在藏经楼里面,有几个人去看?现在的出家师父有多少在阅藏?哪怕去阅藏了,又有几位开悟?有几位得真知?也就是说“无有为有”这样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境界。

“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适越而昔至也”,这样的语言,我们要反反复复地去感觉,从正面去感觉,从反面去感觉,从上面去感觉,从下面去感觉,还要从中间去感觉。什么叫“未成乎心而有是非”?自己要找一找,要敢于让自己处于一种“未成乎心”的状态。这种状态有没有是非?有是非的时候,我能够“未成乎心”吗?这里面讲来讲去,要把很多人的脑袋讲晕、讲大,禅宗里面很多公案也是这样,挖一个坑,让大家掉入思维的陷阱。

南泉祖师的那个公案很有趣。池州刺史陆亘大夫说:“老和尚,别人给我提了一个问题,我没法回答。”南泉和尚就问:“什么问题?”“听说有个古人,养了一只鹅。这只鹅怎么养的呢?是在一只葫芦形的花瓶里面,把小鹅放进去养。这个瓶子肚子大,口小。现在鹅养大了,要把这只鹅从瓶子里取出来,鹅的头能出来,但肥胖的身子怎么出来?不能把鹅剁成肉块,不能把瓶子打碎,你怎样把鹅取出来?”有什么办法把鹅完好无损地取出来?这个就叫思维的陷阱。有的人就会傻乎乎地去想怎么弄,怎么弄。南泉和尚看着他,叫他一声:“刺史大人。”“哦,老和尚叫我什么事?”老和尚说:“鹅已出来啦。”

另外一个公案,讲的是唐武宗灭佛时,把很多庙宇拆了,很多经书也烧了,很多寺院都没有了,老和尚们只能穿在家人的衣服。唐武宗灭佛以后第二年就去世了,民间说是暴卒,是报应。他的小叔叔唐宣宗即位后马上就恢复佛法。黄檗祖师当时也在外面流浪,看见恢复寺院了,就在宛陵开元寺当清众,本来他是大和尚,但他也不想当方丈,就在那里扫地。恰好那天,宰相裴休去视察,到了大殿里,看见墙上的壁画,就问方丈:“这个壁画画的是谁?”“画的是我们历代祖师。”裴休就问:“像在这里,祖师现在哪里?”这个方丈就回答不出来了。那些都是一些义学僧,是教授、博士后之类的。裴休就说:“你这里有没有真正的道人,有没有禅者?”老和尚想一想,最近来了一个扫地的,看那个味儿好像是禅宗路上的,就把黄檗请过来了。裴休将这个问题问黄檗:“画上的历代祖师,像在这里,人在哪里?”黄檗祖师就叫了一声:“裴休!”“喏,弟子在。”黄檗马上就紧逼一句:“在什么处?”就这么一句,裴休就当下有悟啦。

所以,我们看这里面的语言,“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我们怎么去感觉这个?禅宗经常说,一念未萌之时,一念未动之时,到底是非在先,还是成心在先,这个先后在哪里?

上面讲了那么多,从心理、生命讲到理性思维的运作,都是在对人籁做面面观,能从中感受到“自己”“自取”“怒者其谁”的天籁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