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清世祖与佛教的故事

菩提路灵隐寺公众号张效机2017-07-15 14:28
0评论 收藏

清世祖与佛教的故事

清世祖 爱新觉罗 福临 (资料图)

文/张效机

满清人关后,对佛教极为重视,这与清朝前期的几位君主宠信佛法不无关系,清世祖就是其中的一位。

清世祖(1638-1661),也就是历史上的顺治皇帝,姓爱新觉罗,名福临,是清兵人关后的第一位君主。福临六岁登基,十四岁总揽朝政,是一位聪颖干练、英明仁慈的青年政治家,只可惜英年早逝,仅活了二十四岁。据(奏对机缘)中记载:

“今上十四总揽朝纲,不假霍光之辅,一皆出自宸断。尚以万机余暇,博综帝典王谟,帝及百氏家言,即承精一之传,复探西来大意。至若诗文小技、笔墨余长,犹善其美……”。

福临不仅是一位政治家,在治国安邦方面卓有成就,而且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其出世善根在历代帝王中也是极为罕见的。福临于二十岁前即惊觉世间无常,从而皈心佛祖,向道心切。《宗流编年》一书中是这样评价福临学佛的:

“帝驭金轮,诞膺天命,智圆方机,道融一贯,虚怀好问,念切生死。座存大书‘莫到老来方学道,孤坟尽是少年人’之句以自警惕。与宗门耆旧,法苑禅学相见,不令称致拜,从容咨访,握手温颜,情逾师友。因马蹶而知解顿忘,闻雨声而得大自在。真乘愿再来,不忘灵山付嘱也”。

顺治十三年,就都海会寺由憨璞性聪禅师驻锡时,福临善根萌发,于万机之暇,探访善知识,随喜各道场。

顺治十四年秋,驾幸南海,道经海会禅寺,闻师名,传召见,问慰再三。夙缘会遇,至是展开清帝求法弘法序幕。

顺治十五年九月,清世祖福临下诏书,延聘玉琳通琇禅师人京说法。玉琳入京与世祖相见,帝以方外礼接待,供养西苑万善殿。万机之暇,致力宗门之参究。玉琳禅师上堂讲法四次,每次帝必躬行礼请,亲临听法,下座后亲至西苑谢法。世祖时萌出世想法,盖亦夙世曾为衲子,今生熟处难忘,故种子时起现行。

曾谓(玉琳)师曰:“朕再与人同睡不得。临睡时,命一切诸人俱出,方能熟睡,若闻有声,则通夕不能寐矣”!师答:“皇上夙世为僧,盖习气不忘耳”。帝曰:“朕想前身确是僧,因每到寺院,见僧家明窗净几,则低回不能去”。

又言:“朕对财宝妻孥不在意中,妻孥觉亦风云聚散。若非皇太后一人挂念,便随和尚出家矣”!世祖于天童道忞禅师极为敬重,禅师时进忠言。因闻帝常怒鞭左右,尔进言曰:“参禅学道之人,处顺逆两境,必须全身坐断,不可任情喜怒。所以前傅大士有言,‘心性虽空,贪嗔体实’。

普贤菩萨曾言,‘我未见一法有大过患如嗔者’。故曰‘一念嗔心起,八万障门开”’。帝曰:“朕遇境逢缘,多不能觉照;然过后冰消,决不记怀于心”。师曰:“素知皇上长空皓月,不迁不贰。但我皇喜怒与众不同,有言之‘天子一怒,伏尸万里’,待过后不记,早巳迟了。”帝点首曰:“知了”后近侍李国柱语师:“如今万岁爷非但不打人,亦少骂人矣。尔万岁爷赞老和尚胸怀平坦、慈祥和乐”。

世祖早年苦读,后患呕血症。亲政后,集军国大计于一身,外抚汉族反抗,内理复杂政务,故虽有出家之愿,但终亦无法摆脱尘缘。民间流传着顺治帝和董小宛共设经堂于“兰馨宫”,后愤世出家,并为留字曰“西方有土乐无涯,何必偏来帝王家。白玉黄金非为贵,唯它干净是袈裟”的传说,其实历史上并无此事。

顺治十六年,帝与天童忞禅师论道时已病态显现。一日,世祖语师:“老和尚许朕三十岁来祝寿,庶可待。报恩和尚(即玉琳国师)来祝朕四十,朕恐候他得矣”。师曰:“皇上当有千岁福益生民,何出此言”?帝自弹颊曰:“老和尚相朕面色如何”?又曰:“此骨瘦如柴病躯如何久常乎”?

世祖自知不久于世,便于皇坛、戒期做些尽力的佛事。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心不颠倒,意不贪恋,撒手而崩,时公元1661年。清世祖福临六岁登基,十四岁亲政,在位十八年,24岁驾崩。在其短暂的政治生涯中,助宣佛法,不遗余力。对其后康熙帝(福临三子玄烨)、雍正帝(福临四孙允祯)笃信佛教、护持三宝,可谓影响至深。实践证明,“明修长城清修庙”,这无疑是满人政治高明的一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满清初年“政教并行而不悖”的政策,在促进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方面,是有着积极深远意义的。

本文摘自《普陀山佛教》,图源网络,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iryz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