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说佛教已经过时 是对佛教最大的误解!

说佛教已经过时 是对佛教最大的误解!

法界大千(网络图)

文:玄武雀

每当提起佛教,人们首先想到的,总是他那冗长的历史,似乎佛教已经成了“古老”、“沧桑”以及“厌世”的代名词;还往往要在佛教前面,加上诸如“传统”、“神秘”等等的定语,并将其视为佛教的特色。而此一特色的另一层含义,就是说佛教已经过时了,已经不再适应现代的社会。我想,这一点是人们对于佛教的最大误解。

众所周知,佛法是佛陀在二千五百多年前所证悟的真理。正如所有人类历史进程中所产生的其他真理一样,并不存在古老或者年轻的区别。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把牛顿定律说成是“古老”的牛顿定律?其原因是不言而喻的。人们之所以对佛教有所谓“过时”的误解,那是基于他们对佛教的不了解,或者说了解得不够深刻而已。即使一定要给佛教加上一个古老或者年轻的界定,那也只能说:历史的佛教一度是古老的,而现实的佛教,则是年轻的、充满活力的。

时间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人们的思想已趋成熟和稳定。他们不再慌乱,不再盲从,而是以审慎的目光与成熟的心理来对待周围的一切。正因如此,佛法的高瞻远瞩,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凸显。许多对于宇宙人生有着真知灼见的人,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佛法对于现实社会的“有用性”。他们正致力于从各个不同的层面去研究佛法的现实价值。比如:佛教与世界和平;佛教美学和世界文学艺术;佛教哲学与实践,对创造与合作的意义;佛教对解决社会冲突及社会压力的作用;佛教和当代伦理价值危机;佛教的生命观和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等等。其中,尤其以佛教与环保最为人们所关注。

过去的一百年,尽管充满了战火硝烟,却也是人类社会进步最快的一百年;同时,也是美丽的地球遭受最多摧残的一百年。许多前人无法想像的梦,几乎都在这一百年中变为现实,如电的发明与开发利用、宇宙飞船登月、电脑网络的普及等。每一项科技发明,都在不断刺激着人们的欲望,使人们的欲望得到空前的满足。可是人们对于自身的了解,却无奈地停留在初始的阶段,摆在人们面前的未知领域,总是随着他们知识的增长而无限地延伸着。

快乐永远是短暂的,过度开发的地球反过来也在报复人类;迷信科技万能的轻率之举所造成的人为灾难已是不计其数。你可曾听到,核辐射造就的畸形儿们回荡在广岛上空的哭声;你可曾看到,二战老兵那因伤痛折磨而扭曲的面孔!我们不禁要问:究竟谁是胜利者?

地球已不堪重负。仅在二十世纪,全球的热带雨林保有量就减少了百分之五十。许多前所未有的课题摆在了科学界面前,一系列的新名词也走入了人们的生活:全球变暖、臭氧层空洞、沙尘暴等等。王勃美好的诗句被人类自己无情地改写—— 一时间:朝霞与黄沙齐飞,长天共污水一色。

人类无止尽地想把自己的欲望扩展到更广袤的空间,到头来,却无奈地被逼回到狭窄的空调房子里。痛定思痛,人们终于发现,他们所追求的,正是以往被自己所忽略的。正如在沙漠中寻宝的人最终发现,极普通的水,才是最可宝贵的!他们开始担心,对于后代来说,“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青青的草地马儿跑”,或许只能是一个神话,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

虽说佛教的根本目的是在于济世度人,但其对于世间诸苦的体认,却是无所不包的,即使是面对发生在当今二十一世纪的人们的苦难,仍然不失为一剂良药。 所谓治病,不外乎标、本两个方面。所谓标,就是对外部环境的控制和治理;所谓本,则是对内部因素的发掘与修正。 从“标”而言,佛法教人“惜福”,我想,就此二字,已经足够了。举个例子:比如垃圾,在上海的环保三年行动计划中,就把垃圾处理与水环境、汽车尾气、都市绿化等同列为四大环保课题之一,可见垃圾对于城市环境的危害之大。据统计:美国每人每天制造垃圾 32 公斤,回收率仅为 30% ;而法国的人均数量是 22 公斤,回收率为 32% ;韩国则是 1 公斤,回收率为 38% 。可见,垃圾的制造量,并不与科技的发展状况成正比,而是与人的自身素质密切相关。

在这方面, 巴西的库里地巴市政府 ,可以说是极有远见的。 他们早在六十年代就提出“垃圾不是垃圾”的口号,意思是提请大众爱护环境,鼓励人们自觉处理垃圾,将其分类回收。提出“混制为垃圾、分制为资源”的环保理念,从而使他们的城市不仅改善了以往污水横流的局面,同时也大大节省了市政开支,并且还从治理垃圾中获得了一份可观的收入。他们制定了三项治理垃圾的基本原则:一、减少丢弃量;二、尽量重复使用;三、循环回收。 以上三项原则,可以说每一项都是从“惜福”两个字所开出的。

记得我刚到广化寺出家的时候,常常听人谈起圆拙老法师,而听得最多的,除了老法师如何的持戒精严之外,就是他老人家“惜福”的生活习惯。记忆最深的,则是老法师如何的爱惜纸张,常常从废弃的旧稿纸中,把空白的部分裁下来,留作回信或写便条用。就这一点来说,太虚大师、弘一大师,还有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赵朴初 居士,都有着同样的习惯。我想,这并不是简单的雷同,这其中,包含着一种对于佛法和人生的洞见。惜福,并非为自己,而是为众生。

试想一下,如果每个人都把惜福的理念运用到实际生活当中——实质上,这是完全可行的,而且也是简便易行的。那么,我们的自然资源至少可以节省三分之一,而地球也将多出三分之一的绿色。就像一则公益广告所说的:多一片黄沙就多一份忧愁;多一片绿色就多一份希望。而由此也可以证明,改变环境的关键,就是前面所说的“人”,还是要从改造“人”来着手。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浩劫。 无数次的武装冲突,仍在地球的不同角落上演。战火硝烟下的生灵涂炭,似乎在显示人命的轻贱,与人性的沉沦、自私、好斗,冤冤相报中轮回不已的悲剧。这一切恶果的根源,就是人性中贪、嗔、痴的造作。曾经看过一则小故事,在水族馆,一位妇女指着“食人鱼”对她的女儿说:“孩子,这就是吃人的鱼!”而玻璃对面的“食人鱼”,此时也正在对他的儿子说:“孩子,这就是吃鱼的人啊!”

中国儒家讲“恕”,也就是“推己及人”,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而佛教“众生平等”的思想,则将此一善念推广到了人以外的所有众生。由此,我们可以说:佛法才是在新世纪中唯一能真正帮助众生渡过难关的良方。只有借助佛法,提倡“心灵环保”,剔除人们内心的垃圾,才能使现实的世界,趋于我们理想中的共同家园——人间净土。

图文选自网络,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善巧利用因果四大规律改造生命

    2017-08-18 09:09:27

    业果里边有四个原则。第一个是,业果是决定的。你造了善业的话,你感的果是乐果;造了恶业的话,感的果决定是苦果,不会错的。不会说我造了很多善业结果受苦了,造了好多的恶业反而受快乐了,这个是没有的。世间上眼光短浅,喜欢冒险,看见有人做了好事却受苦,做了坏事却发了大财嘛

  •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这里有医治烦恼的方法 你有没有尝试过?

    2017-08-17 16:32:20

    表面看来,好像佛学与医学毫无关系,了不相涉。但如果把医学的范围放大了,作广义的讲,佛学也是医学;就是各种宗教、哲学、政治、法律,都可视作医学,归入医学范畴之内。古语说:“上医医国”,能成一位上医,不但要能治疗人类生理上的病患,并且还要能够治疗

  •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宗性法师:曹雪芹很懂时空的虚幻性

    2017-08-17 16:25:55

    大家都看过《红楼梦》吧?《红楼梦》一开始就描述了一幅太虚幻境:“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太懂时空的虚幻性!可有多少人理解他的心思?什么是“太虚幻境”?就是指时空,而时空是假的。今天科学上也这么认为。爱因斯坦讲“时空相对”

  •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魔来了怎么办?佛陀的经历告诉我们如何降服魔道

    2017-08-17 16:16:44

    济群法师讲过这样一个开示:佛陀未成道前,魔王波旬派了十支军队前来阻挠佛陀证道。这十支军队分别是:一爱欲,二不乐,三饥渴,四渴爱,五昏眠,六怖畏,七怀疑,八恶毒、顽固,九利养、荣誉和名声,十称扬自己、贬低他人。佛陀并未因此而动摇,因为佛陀的内心已经没有了任何的

  •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别让“拥有”成为痛苦的开始!

    2017-08-17 15:27:55

    一九九三年我刚到国外,看到很多人为了吃一顿饭,要开一个多小时车,去到好一点的饭店,还要等位,觉得很奇怪很麻烦,不就是吃顿饭吗?那时候觉得还是在藏区快乐啊。我小时候在塔公佛学院学修,一年四季吃土豆,有干菜就是很美味的食物了。那种环境永远不需要考虑太多,只

  •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求佛保佑坐享其成 那是迷信!天天烧香也没用

    2017-08-17 14:46:06

    学佛人不能脱离生活,日常的起居都包含着禅意的存在,修行不离世间觉,修行是改变自己的心境,使自己的心境得以升华。当你的心还不能转物时,你的一切要顺其自然,生病时一定要看大夫,该吃药就吃药,该打针打针,手术也如是。什么是迷信呢?就是迷惑而信,对自己信仰的对象

  •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佛教该这样评判一个法师的水平高低

    2017-08-17 14:40:22

    佛最讲民主,主张理性面前人人平等。佛当时就对比丘们说:“你们不要因为是我说的就算数,你们要用自己的脑子来进行分析、考察,通过经验来论证我说的是不是对。对了你们就接受,不对的你们就放弃。”认为“我说了算,必须听我的”,这是不对的,是一种学术上的霸权主义。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