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学禅 是以己心会佛心

学禅 是以己心会佛心

学禅是以己心会佛心 (资料图)

文/马明博

在湖北黄梅双峰山小住时,宋歌为当代禅门宗匠净慧法师治印数十方 。其印风灵动深邃,深为法师喜爱。近日,在北京琉璃厂宋歌工作室,我有幸读到净慧法师题笺的《明锲佛印选》印谱。“一喝”、“庭前柏”、“吃茶去”、“无”、“面壁”、“满目青山”、“正法眼藏”、“拈花一笑”、“佛祖心灯”、“玉泉老人”等印,一气贯通,禅趣迭出。

何谓禅?了解祖师公案的人知道,没有标准答案。何谓禅趣?化繁复为简单者,乃禅趣之一也。三千大千世界虽然繁复,在佛眼中,不过一实相。这一实相,即《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一实相,体现在宋歌篆刻上,是知白守黑。于方寸地,宋歌在石头上做减法,以空白映衬存在,营构“无”之妙境。

以石头寓禅心,不是件容易事。这让人想起禅门“石头路滑”的公案。

唐代,隐峰禅师向马祖道一告辞。马祖问:“向什么处去?”隐峰说:“南岳石头希迁禅师处去。”马祖允准隐峰辞别,但提醒他“石头路滑”。

拜会石头禅师时,隐峰绕禅床一圈,振动锡杖,问:“是什么宗旨?”石头禅师不予理睬,过了许久,才回了句:“苍天!苍天!”

隐峰无法应对。

回到马祖道一禅师处,他把见石头禅师的情形说了一遍。马祖说:“你再去,石头禅师若说‘苍天!苍天!',你便嘘他。”

隐峰再到南岳,依前例,又问:“是什么宗旨?”未料石头禅师先发制人,以“嘘!嘘!”作答。

隐峰只得再次黯然归来。马祖安慰他说:“我跟你说过‘石头路滑'嘛!”

禅不可言。石头禅师叫“苍天、苍天”,已明禅不可言说。隐峰再问,石头禅师“嘘!嘘!”,仍是表明不借言语、不立文字。

学禅,是以己心会佛心,不是照着葫芦画瓢。因此能够在无言处找到下手处,习禅者才算是踏上大道。

宋歌浸淫印事多年 ,受业于当代篆刻名家沪上韩天衡先生,并深得印可。其于篆刻之法,可谓深有体会。明末著名僧人书画家石涛曾说:“呕血十斗,不如噬雪一团。”近年来,宋歌依止净慧法师习禅,欲以艺载道,超越自我。

习禅之后,宋歌手握刻刀时,想必欲以篆刻会佛心,他如何借坚硬的石头体现自觉观照的禅心呢?

我没有问他。

偶然一次同行,答案不期而遇。

前些天,我与宋歌结伴拜访了两位艺术家。这两位艺术家,一位通透如水晶,一位偏执如毛玻璃;一位如可以正人衣冠的镜子,一位像夸张变形的哈哈镜。归来路上,宋歌有些感慨,“从他们,我们不仅能够明得失,也仿佛见到自己的未来。”

长安街上,行车限速70公里/小时。左侧右侧,不时有超速车飞驰而过 。宋歌不急不缓,准确把握车速。遇红灯,车停下来,他有意无意说:“搞不清他们开那么快干什么?开快车就像‘骑老虎'啊!”

开快车如骑老虎。妙喻!

以前,听做交警的朋友讲,十起事故九起快。开快车遇到突发事件,来不及应对,灾难已到眼前。驾车人不是不知道,但心总有放逸,有恃无恐,有规矩而不遵守,致使灾祸频仍。据报载,每日因交通事故丧生者约300人。车祸之惨烈,甚于猛虎。

宋歌很清楚,自己不是伏虎罗汉。

长安街上红灯多。车行三五分钟到一路口,眼见着绿灯变黄,右侧的车唰地一声窜了过去,宋歌却将车稳稳停下。静候绿灯时,宋歌扭过头来,对我一笑,“抢过去有什么用?前面还不是一样要等?不抢灯,排第一;抢过去,排最末。”

身在都市,驾车人可以学着参汽车禅。 前行途中,遇到红灯,驾车人可以借机欣赏周围风景,放松心情。何必活在妄想中,期望一路绿灯呢?在自我认知途中,眼前这一盏盏红灯,其实就是“善知识”,它们在提醒我们,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如佛陀所说,禅修如调琴,弦太紧容易崩断,弦太松不成曲调,只有恰到好处,合乎中道,才能奏出妙音。

若把人身比作车,我们的心就是司机。请问,驾车的是一颗俗心,还是一颗佛心?参汽车禅让我想到宋代东坡居士的 《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同理,若言车在跑,无人驾驶,车为何不动?若言是因为人在动,如果没有车,人还能坐着前进吗?汽车禅这个公案,颇有意味。

前方路口,车要右转。宋歌打了转向灯,后面的车却视而不见,从右侧急驰而过。宋歌说:“明博,你把车窗摇下来,举手示意一下。”然而,依然有车不理不睬。宋歌说:“挥手示意时,你注视对方眼睛,对他微笑。”还好,后来的司机接受了我的微笑,他不但报我以微笑,还向我点头致意。

生活中,处处禅机,行车亦然。拥堵路上,车时进时停。遇到堵车,人大多会感觉烦。烦恼即菩提。观照那个令我们生烦恼的,正是禅修的好机会。学禅的人,车可以堵,心不能堵。学会接受堵车,就是学习随缘。

我们和其他人一样,行驶在回家路上。我们慢慢地经过了前面的堵点,此时发现,造成拥堵的,是两车刮碰,在等交警处理。过堵点后,路开阔了,车也快了。宋歌说:“开车不能心浮气躁,想快些再快些,往往欲速而不达;接受拥堵、慢慢开车,其实又稳又快。”

离家还有一段路,天已经黑了。宋歌打开车灯,照亮前方道路。

净慧法师提倡“生活禅”, 教导人“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一路暗中观察宋歌驾车,我发现,他已经在日常生活的举心动念处实践禅法 。想来,在执刀治印、以艺载道时,他也不会感觉“石头路滑”,无处下手了吧?

本文选自佛教杂志《禅》,原题目《石头路滑》,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