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谁说和尚无情义?充满温情的师徒故事

谁说和尚无情义?充满温情的师徒故事

充满温情的师徒情谊

文:圣玄

度化师父

古灵神赞禅师在百丈禅师的点拨下开悟,却回到原来的师父那里,受业本师问曰,你在外有什么收获吗?神赞说,并没有,便留在寺中劳役侍奉师父。

一天,帮师父搓背时,神赞谈道:“好所佛堂,而佛不圣。”

师父回头望望他,他又趁机点拨:“佛虽不圣,且能放光。”

后来,师父屡见他作偈,“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大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颇有境界,便相问询。他说:“蒙百丈和尚指个歇处,回来欲报师父的深恩慈德!”

于是师父请他上堂说法,举唱百丈门风:“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师父身心踊跃,叹道:哪想到垂暮之年,竟能得闻极则事。

焚书报恩

大慧宗杲禅师三十七岁时,到天宁寺参学,圆悟克勤禅师令居择木堂,作不厘务侍者。后来大慧禅师于言下大悟,师徒二人常常论及当时丛林中的弊病。

及至晚年,圆悟禅师作《碧岩集》,大慧禅师竟然扬言,要毁碎焚此书的刻板。

浅智者以此非议二位禅师,后世莲池大师却道:“不知妙喜(大慧)一时遣着语耳!为此说,碎学人之情识也,非碎《碧岩集》也。神而明之,《碧岩》寸寸旃檀。执而泥之,一大藏版皆可碎也。”

可见大慧之举,诚乃师徒唱和,真报恩也。

受杖自责

晋代的法遇法师,是道安大师的高足,他住持江陵长沙寺时,四百余人依止他修行。有一次,一位僧人私下饮酒,法遇法师严厉地责罚他,却没有把他逐出山门。不久他就收到道安大师寄来一只竹筒,里面只放着一根荆棘杖,感慨道,这一定是因为那位饮酒僧的事情,自己领众修行平时教诲却不够尽责,让远方的师父还要为我担忧。

便鸣椎集众,对着竹筒烧香致敬,命维那取出荆杖重责自己三下,法遇法师的自责的泪水汩汩流出。江陵僧俗无不叹息,深受教育,更加精进。

先师诫命

宋代的清素禅师,一直隐藏在大众中,随众修行,无人知晓其修为,后来兜率从悦偶然得知,他是曾经声震天下的慈明禅师的侍者,大为惊叹,具足威仪前往参扣,竟于言下大悟。

可是清素禅师却告诉他:我的福德浅薄,先师曾诫命我不可与人为师,只是见你心诚,为你点破,已经是违背了先师诫命。你从今往后,切不可说是我的嗣法弟子。

就这样,清素禅师继续终身隐居,无人知晓。

为师礼忏

东晋的竺法旷法师,幼年父母早亡,他便尽心侍奉继母,孝名远播。后来礼昙印法师出家。

有一次,昙印法师身患重病,法旷法师心忧师父,便于七日七夜之中,虔诚地礼佛祈求诸佛加被。到了第七天,忽见有五色光明,射入昙印法师的房间,昙印法师感觉到有人用手抚慰自己,一切病苦自然痊愈。

侍师养老

唐代的石霜庆诸禅师,于道吾圆智禅师座下得法,之后便往浏阳隐居,不为世人所知。后来德名远播,人多来依止庆诸禅师。

后来,圆智禅师年老,自知住世不久,便离开道吾山,前往浏阳。庆诸禅师知道师父前来,十分欣喜,将师父迎请住在正室供养,师父要走路就细心地扶着他,师父坐下就侍立在侧,极尽恭敬之礼。

不离不弃

元朝的印简法师,八岁时便出家,礼中观沼法师为师,过了十年,元兵破城,大众四散而去。但是印简法师还是从容地侍奉师父。中观法师怜悯道:我已是桑榆晚景,你正是年富力强之时,没必要玉石俱焚,且逃命去吧。印简法师边哭边说:“因果无差,死生有命,安可离师苟免乎!”后来元军至此,将领史天泽感师之精诚,颇为敬重,释放了他们。

吾心望尔,尔亦如是

唐代玄奘大师前往印度求法,他抵达那烂陀寺,见到一百零六岁的“正法藏”戒贤法师,极为恭敬,跪在地上,膝行肘步至法座下,行接足礼,问讯赞叹大师。

正法藏问他从何而来,师言:“从支那国来,欲依师学《瑜伽论》。”正法藏竟热泪盈眶,命弟子觉贤法师讲述:

正法藏曾患有风病,二十年来,乍发乍息,手足拘急,如火烧刀刺之痛,三年前苦痛难忍,于是决定绝食而尽。可是夜里梦到了文殊师利菩萨、观自在菩萨、弥勒菩萨,形貌端正仪服轻明,来告诉他,经中说身有苦,却未说厌离于身而自绝之事,你过去生中曾作国王却施虐于人民,感召此苦果,如今当省察宿世罪业至诚忏悔,于苦痛中修习安忍,勤宣经论,罪业自然销灭。文殊菩萨告诉正法藏,我们因为见到你不为利益众生而作无谓的舍身之事,故来劝你住世,要显扬正法,将《瑜伽师地论》等传授给未闻大法之众生,那样你的身体也会慢慢好起来,有一位支那国远来的僧人,好乐大法,想要随你学习,你可以安心地等候他的到来,悉心教导他。自此以来,大师的病就慢慢痊愈了。

于是,玄奘大师在印度追随戒贤法师学习经论,决诸疑网,礼见圣迹,并于曲女城大会上宣讲大乘妙旨,无人能破。他却想要回到祖国,大家不舍同门之谊,纷纷挽留,他的师父戒贤法师问他内心的想法,玄奘大师告诉他,这里是佛的故乡,但是玄奘来意,乃是为求大法广利群生,他自己的心愿就是“愿以所闻,归还翻译,使有缘之徒同得闻见,用报师恩,由是不愿停住!”

戒贤法师听了以后,与之十分相契,笑着说:“此菩萨意也!吾心望尔,尔亦如是。”

后来玄奘归国译经,十余年后印度来函告知戒贤法师圆寂的消息,玄奘大师悲恸不已,回忆起这件事:“辞还本邑,嘱累尤深,殷勤之言,今犹在耳。”

迷时师度,悟了自度

六祖惠能大师未出家时,便往黄梅东山谒见五祖弘忍大师,一日五祖命大众作偈,神秀上座作偈云: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后来惠能见了,便作一偈: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大众见了,便称赞惠能是肉身菩萨。弘忍大师见众人惊怪,怕人损害,就擦掉他作的偈子,说:“亦未见性。”

第二天,就悄悄走进碓坊,见到惠能正在舂米,便对他说:“求道之人,为法忘躯,当如是乎!”又问他:“米熟了吗?”

惠能大师说:“米熟久矣。犹欠筛在。”(米很早就熟了,可是还需要筛米)他们说的是米,所指陈的却是悟境。

弘忍大师以杖敲了碓三下,惠能领会了师父的意思,三更时悄悄走进弘忍大师的房间,弘忍大师用袈裟遮围,不让别人发现,单独为他说《金刚经》,惠能大师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便感叹道:“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弘忍大师知到他已经彻悟了本性,便传顿教及衣钵:“汝为第六代祖。善自护念。广度有情。流布将来。无令断绝。”更作一偈:

有情来下种 因地果还生

无情既无种 无性亦无生

弘忍大师担心有人会加害于惠能大师,便命他带着衣钵速速离开,可是惠能大师不识此间道路,弘忍大师便对他说:“汝不须忧,吾自送汝。”(你不用担心,我亲自送你。)亲自将他送到了九江驿,让他上船,并准备亲自摇橹。

可是惠能大师却说:“请和尚坐,弟子合摇橹。”(和尚请坐,应当是弟子来摇橹。)

弘忍大师说:“合是吾渡汝。”(应当是我渡你)

惠能大师却说:“迷时师度,悟了自度。度名虽一,用处不同。惠能生在边方,语音不正,蒙师传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迷时师度,悟了自度。虽说都是“度”,名字一样,用处却不同,惠能生长在偏远之地,口音不正,现在承蒙师父传法,如今已经得悟,应当自性自度。)

弘忍大师欣慰地说:“如是!如是!以后佛法,由汝大行。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说,佛法难起。”(如是!如是!以后佛法将因你而兴盛,你离开三年后我便会逝世。你此番好去珍重,往南方而去,这最上乘禅法不宜太早弘扬,佛法大兴之因缘并不容易。)

高僧行谊

民国的弘一大师对印光大师十分敬佩,再三请求大师收为弟子,可是印光大师发愿不收出家弟子,弘一大师在佛前燃臂香,祈请三宝慈力加被,直到晚年终于如愿。1924年,弘一大师从温州前往普陀山,在法雨寺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拜师仪式,并随侍七日,每天从早到晚,观察学习印祖的行持。每次吃完饭,印光大师以舌舐碗,至极净为止,又以开水注入碗中,涤荡其余汁,即以之漱口,旋即咽下,唯恐轻弃残余之饭粒也。这些都给弘一大师留下深刻印象,印光大师往生后,人们请弘一大师为之作传,弘一大师担心“要是多赞美几句,恐怕有违师父的遗训,可过于平淡又不契时机,所以还得再等等。”

随师受教

净慧老和尚十八岁时前往广东云门寺受戒,得以亲侍中国现代禅门泰斗虚云老和尚,初见老和尚的五分钟令他终身难忘:老和尚长长的胡须,白白的头发,一身百衲衣,一副消瘦的面孔,一口地道的湖南湘乡话,一对炯炯有神的目光,目光中透出老和尚的智慧与慈悲。戒期圆满后继续跟随虚云老和尚,担任侍者,三年里与虚云长老朝夕不离,为禅宗五家嗣法传人。

净慧老和尚的《随师受教》诗云:

茅篷三月侍师栖,教益时承庆幸余。

命扫客尘归性海,嘱坚戒定出轮回。

若非云散何瞻日,不是清波怎见矶。

子夜霜钟迷梦觉,各种消息少人知。

腾讯佛学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iryz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