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写给教师节:一个和尚的叙事

[摘要]上承如来遗轨,薪火相传,递接千年法脉。下启有情善念,灯灯续焰,点亮万世灯火。

文/昱晨湛空

题记:

上承如来遗轨,薪火相传,递接千年法脉。

下启有情善念,灯灯续焰,点亮万世灯火。

写给教师节:一个和尚的叙事

薪火相传,灯灯续焰(网络图)

清晨,起床之后,做了佛教的功课,忆念三宝,出家将近20年训练的结果。之后,把昨晚做完的课件,各自归档,下周一学院正式上课,按照校历表,其实这周已经开课,原因学院安排所有师生共修“法华七”,践行佛法“解行一致”的理念。本学期担任三个班的课程,观音学、大学写作和法苑谈丛,所以,周六一大早也得忙碌一些。没一会,收到一位居士的信息,说,法师,教师节快乐。

扭头一看,一抹阳光从昏黄色的窗帘折射进来,伸个懒腰,窗外绿意葱葱。这个季节,在我的家乡平城,白露已过,寒气渐沉,流霜漫天,江南却还是如春天一般,绿意盎然,也如此刻心情一样,春暖花开。

在佛学院做法师已经十年了,整整十年,从07年到17年。

07年仲夏从中国佛学院毕业,暗自发誓要在佛学院执教二十年,这和我初发心读佛学院的缘起有关。

在那个年代,北方一个小和尚能在佛学院读书,真是不易,首先,小庙信息闭塞,往来持单的僧人几乎没有,在那段岁月,除了在寺院打板念佛,劈柴做饭,扫地点灯,就是抄经,抄了一本又一本的《地藏经》,因为没有其它经典。一年后,遇见南方一位法师,他见我这般用功,他告知我,为何不去上佛学院,出家人也可以读佛学院;其次,老一辈师父的传统观念,不允许我上学,说是读了佛学院容易退失道心,后来方知,也以我的经验,其实根本不是。为了能去佛学院读书,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这一读,就是七年,07年终于北京中国佛学院毕业。

接着,到南方的佛学院开始讲经。第一次讲课经历至今记忆犹新,那次,开了大座,学院办法会,院领导让我这位初生牛犊上去给将近再千人(在家人居多)讲一堂佛法开示,方丈披着袈裟于下面坐着。那年,我25岁。一堂课准备了三堂课的内容,硬硬把讲稿背了下来,那个紧张度,至今,还记得那位年轻僧人,讲之前,跑了无数次洗手间,去洗手间根本没东东可以处理,临场紧张导致大脑射区的反应。一上座,往下一看,齐刷刷全是脑袋,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记忆里空空如也,浑身冒汗,心想,这下完了。就在那一刹那,脑海突然出现9岁那年,身患死苦之边缘、救我的观世音的场景,说来也怪,顿时,内外自在,身心轻安,嘴角微微一笑,便开始了讲经,整个过程,如古老佛典所说,菩萨灌顶,天雨漫花,那种场应,再也没有出现过。从那之后,讲法授课也再没有紧张过,从此,开始了我在佛学院执教的生涯,这一讲,就是十年。

这十年。共在三座佛学院任教,从广东岭东佛学院到浙江普陀山佛学院。佛教的宗派,除了华严和密宗没有讲过,其余宗派都有略探,都有讲过。平时,除了在学院上课,还在网络上弘法,跟进了十多年。在北京读书时,在榕树下、网易做过写手,特别是在网易,那时还没有博客,只有专栏,担任了两年专栏写手。一个和尚的身份在部落里任意穿梭,也结识了不少人,一些喜欢文字的朋友,因我的身份的缘故,也走进了佛门,皈依三宝。接着,又开通凤凰博客,专写诗文和佛法,在凤凰佛教排名前十。后来,因诗歌的缘故,起了不少风波,一些女粉丝执着而纠缠。当初写下那些诗文,希望通过诗文的缘起,让大家走近佛法;再深一层次地说,我的诗文部分,其基调是决绝的、不留温情的、或者说是无常空性的,和佛法所讲的无常观毫无二致,但是她们只看到了诗歌的表相,看不到其体和用。为了不惹有情,干脆放弃了凤凰的浮名,离开凤凰博客,也是决绝的,说不做就不做,也发誓后半生只写佛法和只讲佛法。诸法随顺因缘而生灭,当然也和我的性格有关系,不会拖泥带水。现在,在佛学院讲课之余,做了“昱晨湛空”公众号,用其弘法,小有名气,其实如果真有一点名气,我希望用它来顶戴和承伺佛法,当然,也是如此做的。

佛法是心灵的革命,也是生命的教育,正因为如此,希望这些年佛法的训练和佛法的受用,传授他人。

第一,传授给年轻的沙门,这是我前半生之奋斗目标,期在佛学院执教20年,偌若因缘成就。如今10年岁月已经圆满。法赖僧传,唯有讲经弘法,才能住持佛法。在讲课时,我喜欢在教室两旁边走边讲,讲到兴致时,我会摸一摸他们年轻的光头,因为知道,诸多僧人中,我出家的那一年,他们才刚刚出生,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生命的延续。如前面所说,这也是中国佛学院毕业后为何这么多年一直留在佛学院教书讲经的缘由,留在这一片讲台上,看到年轻的他们,就看到了佛教的未来,佛教的希望,看到了佛陀真生命的延续。第二,后半生,走出佛学院,去服务利益广大的众生。践行自他二利的圆满,前者为自利,后者为利他。

这十年。忙于讲经弘法,很少回家,当然也没有给父母讲过佛法,甚是惭愧。今年七月养父在沪查出肺癌晚期,即使多年佛法训练的我,还是悲恸和悲悯,幸好有佛法,幸好有文字,让我的情绪得以流动,在《丰饶如你》的一文中说,希望父母能学佛和念佛,得到佛法的滋养,解脱轮回苦。在授课十年的历程中,曾做过弥勒佛学院慈光报的主编,也做过佛教摄影。后来,来到普陀山佛学院,除了教学,在观音文化研究中心做观音文化研究和观音信仰传播,四年来,第一辑的观音文献已经顺利面世。期间,也出版了自己的作品《缘起的相逢》、《走进普门》,一个作品如一个孩子一样,要付出大量的心血去浇灌,所以倍加珍惜这些作品,她们见证了心灵的路程和佛法的体悟。下个十年,祈愿观音菩萨加持,把未完成的佛学作品顺利出版面世。

这十年。在佛学院一线的教学,尤其察觉佛教在中国的不易,佛教远离故土,来到中国,注定风雨,注定多难。在后现代的今天,唯愿佛法得以原汁原味呈现在我们面前,当然,这一条路是漫长,且披满荆棘,但是,我们这一代人有信心也有能力,早日看到这一愿景的美好和圆满。

经过这十年教学相长的岁月,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让我变得更加柔软、更加精进,这十年如一日,一周除了周六一天是全身心的休息放松,其余时间,要么上课,要么读书,要么念佛,白天研读佛学,晚上通读文史哲,如此死磕自己,是因为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当,住持佛法和饶益有情。写到这里,感恩观音菩萨,当然我们得有能力去感悟她,去胜解她,从而改变自己的身心的轮回。

寥笔数语,无法叙事十年教学生涯;心血来潮,写下修行岁月来时心路。

最后,祝天下的教师,节日快乐;并祝所有讲经布道的法师们身心健康,六时吉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