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神人托梦指点 禅师拒绝仙书

神人托梦指点 禅师拒绝仙书

神人托梦指点 禅师拒绝仙书

文/圣玄

唐代的大梅法常禅师,是马祖道一禅师座下难得的法将,出家之后,常行头陀,“凡百经书,一览必暗诵,更无遗忘”。初见马祖时便问,“如何是佛?”

马祖道:“即心是佛。”

法常言下大悟,前往浙江的大梅山隐居。

相传,大梅山是西汉时的仙人梅福所居的神仙宝地,法常禅师在此地隐居下来。盐官齐安国师仰慕其道风,请他出山,他却以诗寄之: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一日,他梦见神人托梦,告诉他:你并非凡流之辈,在你住的石库有神仙圣书,你若能受持,便可为下界的君主;不然,也可以做帝王之师!

多么诱人的神仙之术,倘不慕帝王富贵,为帝王之师也是多少修道人尊崇的荣耀,可谓双全之策。

但是法常禅师对这二者都十分淡然,他对神人说到:“此非吾好,昔僧稠不顾仙经,其卷自亡。吾唯以涅盘为乐耳!”(这都不是我感兴趣的,齐代的僧稠法师面对仙人的经卷都不顾,那经卷就自然消失了。我也是只以证悟涅盘为乐啊!)

法常禅师,无意于作君王将相,令人钦佩,却也不难理解,可是为帝王之师,来教化一国,何以不为?

不仅如此,明代的蕅益大师连“法师”都不愿意做!

在蕅益大师出家时,俗家的舅舅对他说:如今世间的法师,也不过是世谛流布,我的外甥绝不屑于做的,将来必定是善知识!

蕅益大师却说:法师是乌龟,善知识是忘八(王八),总不堕此坑壍。

舅舅很吃惊,便问他的志向:“毕竟何为。”

大师道:“佛且不为,况其他也。”

舅舅说:“既然如此,何用出家。”

蕅益大师说:“只要复我本来面目。”

蕅益大师的初心乃是证悟本来面目,这里的“佛且不为”乃是遣除凡圣差别的抽钉拔楔之语。

可蕅益大师晚年还是谦虚又惋惜地感叹:“嗟嗟!予初志若此,尚被虚名所害,不满本志,深以为耻!况初心便要做善知识者邪!假使做得一个世谛善知识,济甚么事,名利日重,正法日衰。”(我的初心这么单纯,老来还是被虚名所害,不能得遂本愿,深以为耻!更何况那些初心就是要做大师的人呢?假使做个世俗的善知识,又有什么用,只不过名利之心越来越重,而正法就越来越衰落!)

后来,法常禅师、蕅益大师都出山课徒传法,却并非是违背本志,这在蕅益大师一段笔记里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若真为生死持戒,持戒亦必悟道。真为生死听经,听经亦必悟道。真为生死参禅,参禅亦必悟道。真为生死营福,营福亦必悟道。专修一法亦悟道,互相助成亦悟道。以因地真正故也!若想做律师受戒,想做法师听经,想做宗师参禅,想有权势营福,则受戒听经参禅营福,必皆堕三恶趣!故智者大师云,为利名发菩提心,是三涂因。毫厘有差,天地悬隔,错认定盘星,醍醐成毒药。”

以不清净意发菩提心,虽然能够种下成佛的远因。可是就当前而言,这种人不与解脱生死的心相应,即不能与真正利益群生的菩提心相应,更不可能真正的代佛扬化。自欺欺人,“学问益多,害心益甚;学人益盛,正法益衰”。

而大师经过多年的保任,道业有成,故说法利生,方才成就自利利他,诚如慧公老和尚对弟子的勉励:“要期啃得虚空破,方许谈经大众前”。终不似灌输反智主义和个人崇拜的假“大师”,徒劳辛苦,未免牵缠系恋。更为急于求成、好为人师的初学者所诫。

所以法常禅师连帝王之师也不屑为,后来他在上堂时说:“汝等诸人,各自回心达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若欲识本,唯了自心。”果敢利落,直指人心。

本文为腾讯佛学原创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iryzh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