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趣

[摘要]汉传佛教素有“佛前十供”之说。这“十供”,分别是:花、香(燃香)、灯、涂(香粉)、果(水果)、茶、食、宝、珠、衣。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文 / 马明博

说到生活,离不开“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佛家生活,在这七件事之外,还多了一件“香事”。

香为佛使

汉传佛教素有“佛前十供”之说。这“十供”,分别是:花、香(燃香)、灯、涂(香粉)、果(水果)、茶、食、宝、珠、衣。

藏传佛教有“佛前八供”之说,这“八供”分别是:水(洗漱水)、水(饮用水)、花、香(燃香)、灯、涂(香粉)、食、乐(音乐)。

无论汉传、藏传,供佛圣品,均有香(燃香与香粉)的身影。

佛家为什么如此重视香呢?

因为“香为佛使”。

每日清晨,四点半,寺院僧众起床洗漱,五点到大殿集合诵经。诵经前,往往先唱《炉香赞》:“炉香乍爇,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三称)”。

这偈《炉香赞》,其主旨是燃香供佛。

炉中香已燃起,青烟袅袅上升,升至虚空,结为祥云。香云遍满十方,供养着数不尽的诸佛法会。当下一刻,诸佛亦闻香而来,出现在燃香者虔敬的心中,如月映水。

在元魏慧觉所译的《贤愚经》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为“炉香赞”做着注解。

一时,释迦佛在祇园精舍。舍卫大城中的长者子富那奇和羡那,在庭院中建了一座庄严的殿堂,准备请释迦佛前来说法。一天晚上,弟兄二人手持香炉,登上高楼,遥望祇园,焚香礼拜。香炉中冒出的袅袅青烟,即刻朝着祇园方向飘去。青烟飘到释迦佛的头顶上,徐徐而止,香云渐渐聚如伞盖。次日清晨,释迦佛带领僧众循着香云的痕迹,向富那奇和羡那的庄园而来。

这个故事,是“香为佛使”的出处。后世“供香”之说,即从此而来。

宋代僧人赞宁在《僧史略》记载说:

香也者,解秽流芬,令人乐闻也。经中长者请佛,宿夜登楼,手秉香炉,以达信心。明日食时,佛即来至。故知香为信心之使也。

供香有两种:一是佛前供,一是虚空供。佛前供,指将香供在眼前可见的佛前。虚空供,指眼前虽没有可见的佛,但燃香者愿以此一枝香申作供养。富那奇“心有所感”,向虚空中燃香,释迦佛“心有所应”,循香而来。

因此,无论“佛前供”,还是“虚空供”,均“福不唐捐”,心到佛知。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香可免难

佛家重视燃香的第二个原因,是“香可免难”。

这要从佛门的《戒定赞》说起。

戒定真香,焚起冲天上。弟子虔诚,爇在金炉上。顷刻纷纭,即遍满十方。昔日耶输,免难消灾障。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三称)”。

这首赞偈中的“耶输”,说的是释迦佛为悉达多太子时的妻子耶输陀罗。

燃香为什么可以消灾免难呢?

我们从头说起。

有一天,悉达多太子向父王净饭王请求准许他出家修道。净饭王闻言,泪如泉涌。他拉着儿子的手说:“悉达多!如果你生下儿子的话,我就同意你出家去。”悉达多指着妻子耶输陀罗的腹部对父亲说:“父王,她已经怀孕了,是不是我可以出家了?”

悉达多太子出家六年之后,耶输陀罗才生下儿子罗睺罗。

释迦族人对此议论纷纷,大家认为耶输陀罗与人私通才有了罗睺罗,不然太子已经出家六年,这个儿子从何而来?大家要求依照法律,对不守妇道的耶输陀罗连同她的孩子处予火刑。

城邦广场中央挖出一个深坑,坑中填满柴木,只等执刑日到来点燃柴木。

耶输陀罗心中极为痛苦,自己是清白的,但不知道怎样证明自己的清白。面对深坑中的熊熊烈火,她忽然想起,悉达多在出家前曾给过她三枝香,叮嘱她:“如果遇到灾难,点燃它,我就会来救度你。”

点燃香枝,耶输陀罗当众发出誓言:“我若为非,母子俱灭;若真遗体,天当为证。”——如果我做了错事,母子甘愿被烧死;如果这孩子是悉达多的骨肉,愿上苍来作证明。

说完,她抱起罗睺罗走进熊熊烈焰的火坑中。

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甘霖随之而来,浇灭了熊熊的烈焰;火坑当下变成了莲池,盛开的莲花托起母子二人,平安无恙。

国人大为震惊,至此才相信罗睺罗是佛陀的亲生骨肉。——原来,罗睺罗之所以处母胎六年才出生,是前世的他做游戏时堵塞了老鼠洞六天导致的因果。

《戒定赞》和《炉香赞》的最末一句“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也有经典出处。

据《金光明经》记载,世间国王若能一心恭敬听法师讲《金光明经》,至诚恳切以手炉中的香供养这部经,一瞬之间,香气便能散至十方诸佛世界,在虚空中结成如云的宝盖,发出金光,遍照世间;十方诸佛齐声赞叹讲经的法师,称他为大士,为菩萨,授记他将来决定成佛。这讲经的菩萨,就是香云盖菩萨。敬礼香云盖菩萨的人,将来也会拥有香云盖菩萨一样的功德。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借香悟道

《心经》传递出这样的信息:人认识世界的六种感官通道——眼耳鼻舌身意(佛家称之为“六根”),及其所对应的六种觉受——色声香味触法(佛家称之为“六尘”),是生命的迷失处,也是生命的觉醒处。当其迷失,根尘交接的刹那起作用的心,叫“识”;当其觉醒,根尘交接的刹那呈现的心念,叫“智”。

转识成智的关键,在一个“无”字。

“无眼耳鼻舌身意”,提醒人要自观自在,就不能执著于六根与外境接触时所感受到的种种乐触,进而“无色声香味触法”。

佛家又有“即贪瞋痴成戒定慧”之说,按《华严经》普贤行愿“广修供养”的说法,人可将六根所感的种种乐触,供养诸佛。

从这个角度说,焚香,也是一种培养觉性的修行。通过眼观、手触、鼻嗅等方式接触香,也可以借香悟道。

《楞严经》记录了二十五位菩萨各自不同的修行法门,像大势至菩萨修的是念佛圆通,观音菩萨修的是耳根圆通,而香严童子修的是香因法门,以闻香悟道。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沉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著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密圆,我从香严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香严为上!”

香严童子的这段话,大有禅意。

香严童子听释迦佛说诸有为相皆为空相这一真理之后,就跟佛告辞而去,自己找了个清静处安然禅坐。

当时,旁边有僧人烧沉水香供佛。香气突如其来,悄无声音地进入香严童子的鼻中。

他当即产生一个疑惑,“这香气不是木头,它香而无相;也不是虚无,它嗅而有香,既没有烟熏,也没有火焰;闻得到的时候,却找不到它来的痕迹;闻不到的时候,也找不到它去的踪迹。”

这香气是实有呢,还是虚幻不真呢?这香气是从烟而生的,还是在火里隐藏呢?就这样深入地观察思维,香严童子发现,香的生灭跟佛讲的诸法实相之理、生灭变异之法,无我、无常、空相完全相应,无明习气及种种妄念一时消却,本来具足的无漏智慧得以显现。

香严童子的体会,被佛印证为正确的,并赐给他“香严”(以香庄严)这个名字。

当释迦佛问香严童子修的什么法门?

闻香悟道的香严童子认为,香严法门是无上法门。

单纯的烧香,只是将美好的味道供养给佛;闻香入道,则是入佛知见的一扇门扉。

我们若能像香严童子那样鼻观,由香入道,透过有为之相,体会到缘起性空的真理,开悟心性,释迦佛同样也会予以印可。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古来已有

人类用香一道,古即有之,非从佛家而起。

先民为与神明沟通,燎烟以祷,偶得香草,感其气息悦人,于是刻意寻找种种含香之物用以焚烧。

人们找到的可作燃香的天然材料,大致分为植物香、动物香两种。

典型的动物香有麝香、龙涎香、甲香等。植物香,又分为木本、草本两种。典型的木本香,有沉香、檀香、降香(又名降真香),以及香树结脂所成的乳香、松香等。典型的草本香,包括玫瑰、丁香、红花、茉莉、桂花、薄荷等。

确定香材之外,人类由“燎烟”进而“焚香”。

宗教既兴,无论西方宗教(天主教、基督新教)、中东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东方宗教(佛教、道教),无不以焚香为仪式之一。

香焚烟起,氤氲升腾,焚香者的心愿,也随之袅袅直上云端,诉与神明。因此,香,又有“愿香”之称。

古人说:“香之为用,其利最溥。”

近人研究,香味在表达心愿之外,还有调和身心的实际功能,比如抗忧郁、镇静、通经、利脾、健胃,促进血液循环,恢复皮肤光泽;刺激人体的中枢神经,激发人的想象空间;深沉隽永的香味,还可以让人身心放松、精神专一。

这些功能,宋代诗人黄庭坚归纳为“香之十德”:“感格鬼神、清净身心、能拂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碍”。这四十个字,一直被后代的爱香人奉为圭皋。

在佛家,香的外延尤为广大。僧人坐禅,名为“坐香”;禅坐前绕佛而行,名为“行香”;到寺院礼佛,也称作“到庙里烧香去”;进寺院礼佛的人,俗称“香客”;供养僧人之资,亦称“香仪”或“香资”。

依据《大毗婆沙论》分析,香亦有好恶。

第一,从人的感受的角度分析,香能给人快乐或不快乐,或者非快乐非不快乐这样的感受,让人感受到快乐的就是好香,让人感受到不快乐的就是恶香

第二,从滋养身体的角度分析,能滋养人的香就是好香,不滋养人的就是坏香

第三,是从香的成因作分析,福业所感、善业所感的香就是好香,恶业尤其是杀生业所感的香就是坏香。比如麝香,要杀麝取香,这是非福业、罪业,虽说麝香名贵,但由于它非福业,不在好香之列。

佛家用香,有燃香,也有涂香。尤其密法修持中,有时要求要把涂香(极细的香末)抹在手上。涂香有很多讲究,比如说,先要把涂香洒在无名指的根部,再抹到手心,依次涂满手掌、手臂乃至全身。涂香有特殊的表法含义。以香涂身,表示清除自身的烦恼、垢秽,开显本具的五分功德。

据《大智度论》载,焚香适合天寒时用,而涂香则寒暑天都可以用。天寒时适合烧沉水香,天热时适合烧檀香。因为沉水香性温,温中养胃;而檀香性寒。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无相的香

佛家的香,有有形的香(如上面提及的),也有无相的香。

在《佛说戒香经》中,阿难尊者对释迦佛说:“世间的根香花香子香,此三种香,遍一切处,有风而闻,无风亦闻。”释迦佛告诉阿难尊者说:“持佛净戒,行诸善法,谓不杀不盗不淫不妄及不饮酒等,具此戒法,是人获如是之香,有风无风,遍闻十方。”

在《增一阿含经》里,释迦佛说,世间的香,只能顺风闻到,逆风是闻不到的,但是有三种妙香能逆风闻到。第一叫多闻香,第二叫戒香,第三叫施香,多闻、持戒、布施,这三种香无论是逆风还是顺风,都能闻到。

释迦佛所说之香,是无相的香。

佛家所说的“无相的香”,又名“自性五分法身香”,分别是:戒香、定香、慧香、解脱香、解脱知见香

《华严经》中有偈子说:“戒香定香解脱香,光明云盖遍法界,供养十方无量佛,见闻普熏证寂灭。”首句“戒香定香解脱香”即是对“五分法身香”的概括,不过由于字数限制,略去了慧香和解脱知见香而已。在《释氏要览》中,则说“戒定慧解知见香,遍十方界常芬馥”。

对这“自性五分法身香”,后世禅师多有阐述。

如东土禅宗初祖达摩禅师在《观心论》中说:

又烧香者,亦非世间有相之香,乃是无为正法香也,薰诸秽恶业,悉令消灭。其正法香,有五种体。一者戒香,所谓诸恶能断,能修诸善。二者定香,所谓决信大乘,心无退转。三者慧香,所谓常于身心,内外观察。四者解脱香,所谓能断一切无明结缚。五者解脱知见香,所谓觉照常明,通达无碍。如是五香世间无比,佛在世日,令诸子以智慧火,烧如是无价香,供养十方一切诸佛。今时众生愚痴钝根,不解如来真实之义,唯将外火,烧于世间沉檀薰陆质碍之香者,希望福报,云何可得?

六祖慧能禅师在《坛经》中说:

一、戒香。即自心中无非无恶,无嫉妒、无贪嗔、无劫害,名戒香。二、定香。即睹诸善恶境相,自心不乱,名定香。三、慧香。自心无碍,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不造诸恶。四、解脱香。即自心无所攀缘,不思善、不思恶,自在无碍,名解脱香。五、解脱知见香。自心既无所攀缘善恶,不可沉空守寂,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名解脱知见香。善知识!此香各自内熏,莫向外觅。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心诚供佛

燃香供佛,心以诚为要,香以一枝三枝为宜。一枝是一心向佛;三枝是礼敬佛、法、僧三宝,“修一切善、断一切恶、度一切众”,远离贪嗔痴“三毒”。

然而,在各地寺院的大香炉旁,常见的景象是香炉周围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将成把成把的愿香插进炉中,燃起熊熊香火。

面对炽热的香焰,进香者双手合十,满脸虔敬,满脸欢愉。他们在向菩萨祈求什么?这大概只有殿中的菩萨清楚。众生的心愿各个不同,慈悲的菩萨却一一记在心里

把愿望寄托给菩萨后,人们转身踏上回家的路。从此以后,在他的人生中,会多些什么,会少些什么,他自己或许都忘了,但菩萨记得。

也有人把燃香供佛当作与佛菩萨谈生意。他们认为只要烧大把的香、烧头柱香、多烧香,就能引起佛菩萨重视,就能得到好运。这纯粹是众生一己私见。因为释迦佛从来未做过这样的承诺,也没有要求他的弟子必须烧高香、烧粗大的香。

说起燃香供佛,比较感动人的,是作家唯色讲过的一个故事。

一位乡下老婆婆千里迢迢地去拉萨,想在布达拉宫的佛前供一枝香。她这么辛苦,为何不多供几枝呢?原因很简单,她是穷人,倾其所有,也只能买来一小把香。

到拉萨时,天黑了。她没有钱,就在寺院门前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寺门一开,她赶紧走进寺里。

老婆婆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枝香,虔敬地点燃,插进佛前的香炉里。然后,又走到另一尊佛前,点燃一枝香……由于她排到供香队伍的最前面,后面的人不停地催促她“走快些”。老婆婆唯唯诺诺地答应着。

其他人的香,是成把的、高大的、手指头粗的,燃烧后,冒出浓浓青烟。老婆婆供的香,又细又矮,香烟也淡。能在佛前供香,老婆婆已经心满意足,因为她可以快乐地回家了。

故事讲到这里,仿佛就结束了。其实不是,这只是故事的前奏。

那些高香、粗香燃出的青烟,很快随风飘散。老婆婆那枝细香燃出的青烟,却一路清晰地飘到了佛前。

因此,虔敬地以一枝细香供佛,并不比一把粗香功德少;甚至可以说,一枝虔敬的细香所燃出的微弱的火点,足以照亮成佛之道,而千枝万枝充满贪欲的粗香、高香所燃出的火焰,依然无法驱散轮回中的黑暗。

马明博:香为佛使 香藏秘密

燃香供佛(图源:网络)

品香之趣

曾几何时,香文化被视为“封建糟粕”,被时代的狂飙吹枯拉朽,造成了数十年的文化断层,一度沉寂。

如今,身边爱香人日多,品香雅集,渐成常事。品香,多以沉香、檀香为主。

香室深闭,香积如云,不辨晨昏,不辨沉檀,围坐在香席畔,人就能藉由一炉隐约的青烟,深入到丰富而实在的禅境之中。

此刻,香既是可视的音乐,又是闻得到的舞蹈;既是散逸于空中的美学,又是空有不二的中观;既是恬淡的人生态度,又是清净的菩提觉性。

品香之趣,难以言传,如参禅人月下推敲“无”字公案,却无门可入。

香气初起,“直上亭亭才伫立”,名为头香;“法从空处起,人向鼻头参”,品香者依座次远近高下,各得其味,此是品香第一重关,如禅入初境。

头香过后,“博山香重欲成云”,香雾逍遥,品香者端身正意,凝神止观,微合双目,远诸杂念,“隐几香一炷,灵台湛空明”,吸香气入肺腑,心证沉檀,是品香第二重关。

止息,任香气自肺腑中周旋,其后出息,将香气于鼻端徐徐放出,“浮名寄缨珮,空性无羁鞅”,此时,是香在体内,还是人在香中?物我两忘,“此心实与香俱熏”,是品香第三重关。

之后,微启双目,静观香气变幻,来从来时来,去往去处去,直至香尽炉冷,品香者觉知“当念真富贵,自薰知见香”,入品香第四重关,如“云在青天水在瓶”。

“一穟黄云绕几,深禅想对同参”。这一炉香,既关乎心灵,又超越生灭。“譬如水中月,波定还自圆”,品香之心,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品香之会,让人想到“香乘”。

《香乘》,是明代文人周嘉胄所写的一本香学著作。这个“乘”字,如佛家之“小乘”“大乘”“密乘”,有运载、度化的意味。

如古人所云:“香之为用,其利最溥。物外高隐,坐语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悦神。四更残月,兴味萧骚,焚之可以畅怀舒啸。香雾隐隐绕帘,又可祛邪辟秽,随其所适,无施不可。坐雨闭窗,午睡初足,就案学书,啜茗味淡,苍山极目,未残炉热。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戛指,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人品香时,香亦如发心的菩萨,行六度之法,广行慈悲,广结善缘。

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作者马明博,图片选自网络,内容作公益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alter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