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1 第2016003期 本期责编:郭云洁 人跟帖

陈一丹对话任法融丨弘扬传统文化的意义与历史使命

 

陈一丹对话任法融丨弘扬传统文化的意义与历史使命

弘扬传统文化的意义与历史使命

陈一丹:是的,那么道者呢、道德呢、道家呢,其实走了这么多年,其实从历史上来讲:无论是儒释道本身,虽然他们的发生创立的时代不一样、但是它们可能每一个时期启及的人群不一样,但是它们背后、再背后、再背后,可能追求的那个真理是一致的。所以从这一点上、在这一个角度上,我们可以说是“三教合一”,所以为什么儒释道被我们中国人这么接受、去接纳这个文化;那么这个文化呢,可以说在、应该来讲吧,从远古到后来佛教进来之后丰富了我们儒、道之后啊,一直到清末,无论朝代如何的变化,其实这个“三教共同的真理”都没有变。在新民主和这个新时代来了以后呢,其实它融入了世界、西方的文明,其实那边(西方)也有它对真理的追求,其实可能两个再拔(往)后(更宏观、深入)一点、又是一致的。在这一点上呢,其实我们就说看怎么往前走,在这个往前走这里它就有两个维度,就是今天现代人所要面对的困惑了。

陈一丹:所以待会也要请教一下、听听道长的意见,这个是什么困惑呢?就是说:一方面我们中国的优秀的文化和西方文明的结合,因为它回过头来啊,它都是人类共同的文明;这一点上我们怎么去融着往前走?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去的,如果大家都很好地就往前走了,本来是这样就挺好的、而且也应该是这么去的,但此时此刻呢,我们又看到啊,这两个文明有它的困境,一方面是中国以我们道家为主的、或者是儒释道为主的中华文化;可以说实事求是地讲,的确衰落了一段时期,那本身刚才道长讲到的“现在人都无所畏惧”,其实就是缺乏信仰的过程。那么儒释道如何在现今时代啊,让它萌发起来、因为它都是这么好的东西,它才可以跟它一起走。但同时呢,西方的文明其实也遇到了它一定的困境,因为西方的科学的往前走其实是探究那件事是怎样的。就是一直的、儒家讲的不断的格物,但是有时候一条路不一定走的通的,可能是道而得之才能够。这两个就要互相的匹配,才能往下(发展)所以它也会遇到困境。

陈一丹:所以这两者啊,面临这个情况下,现代人也好,或者是我们中华文化的承担者,尤其是像道家、儒家、释家这些文化承担者或者是他们的使命又是什么。怎么来推动这个事情往前走。

如何推动传统文化前进

任法融:现在啊,你看向我问这话的人还多,这个问题是宇宙的事物时时在运动中,这个不能阻挡的。宇宙的事物在运动着,人类在进步着,事物在变化着。这是任何事物是都阻挡不了的,不但这是历史的潮流,这是宇宙之间大的规律就是这个样子。这是永远没有穷尽的,在这个永远没有穷尽的过程中间,起伏不一、或这或那,或薄或厚,或得或失是存在的、时起时伏的,每一个中间都是时起时伏的,是有形的东西,都是时起时伏的。老子说“可道非常道”这句话就是最高的概括了,是属于“可道非常道”,都不是长久不坏的,永恒的道只有形而上的那一个东西是永恒的,其他东西都是可变的东西。这个东西是有形也是个可变的东西,所以说在当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要勉强解决这个问题也不现实、也不科学,因为你这样做就违背道的规律了。在当代就是如此,谁要勉强地改变这个规律也是人为的,也是脱离科学的,也不是具备道德观念的。不能硬来,但是到一定的时候就要回归、回归自然。你看老子讲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一个规律。

任法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万物由无到有,最后是由有到无,返归回去,这是一个规律。任何事物大超越不了。在当代啊、不仅仅是当代,在清末以后就是道德已经就滑坡了。有人说东洋的军阀一进中国来,把中国的文化已经破坏了,文明已经被破坏了,现在还在破坏之中。所以说挽救是不科学的,也不现实。人的思想在当前咋办呢?跟一些中央领导谈这个东西,现在整个社会上的一些离奇的东西,人已经走了滑坡了。是越贪得那个还是越爱,越吸引力越强。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越是势利眼人还越是爱,这是一个规律,只有付出代价之后,才能回归。现在还没有到极点,最后人们要付出代价的。现在还没有付出代价,还不到时候。如果再放大一点看问题,不要看小,没到时间。人们都认为挣钱好,顾不上其他。在当前这是一个阶段,这是道是发展规律到这个阶段了,人间社会就到这个时间了。到这个时间咋办,要在当前这个时候这么做是不科学的、解决不了的,谁要挽救谁要付出代价的。再放大一点看问题,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你的主观思想。

陈一丹:是的,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因为从道家的观点看正是如此。

任法融:这就是道家的思想。你放开,你放不开不行啊。你要放不开这就是主观的了。你说我要想怎么样,那是你主观的想问题,我作为客观一方不会信任的。现在谁都看钱好,谁当官呢,你看当官的屁股后面跟着不少人,穷人没人管,你说你道家要挽救他,他可能会扇你两个耳光呢。

普及大道要超出宗教范畴

任法融:前年佛山一个两岁的女孩子,车就轧过去了,没有恻隐之心了,道德咋会成这样?解救下孩子还能活,轧死也就屁都不能顶了。这就说明道德思想恻隐之心结束了,你要挽救他他还不听,你给他地上放几个钱马上就被抢着去拾了,现在就是太崇拜物质,人们想要享受到一定极点的物质,直到付出代价就自己明白了。

陈一丹:对,关于这一点,我想就是我还是非常赞同的,但是我觉得有两个不同的、也不叫不同吧,或者阐述的另外一个观点:第一个我是非常赞同的,从道家的观点来看,我们换一个大的角度或者是更历史浩瀚的角度,它本身有规律,这样一看豁然开朗。上德无为,所以有德啊,有为就无德了。从这个角度来看,的确我们更加的豁然的或者是叫做豁达的看待这个世界和通达的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观是会通透的。然后从另外一个角度,毕竟在这个社会还有很多人他不是出家人,他也不是道人僧人,他的角度更加在世间,于是乎其实道家是不是以教育的方式,教化的方式,弘扬我们的文化,譬如说《太上感应篇》,教人做人你要害怕啊,对啊,这样的一个教育其实用道家的思想去。这里也有《太上感应篇》啊,太好了,讲的就是要这种因果,就是佛家讲的因果。但是这个就是在教育的过程中就让它普及开,让更多人啊、让更多人可以去尊重这个规律和了解规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还是很多人,不是出家人。

任法融:你说这个话很对,假如出家人干这个,从宏观的的角度说也不对,你从一个和尚角度说出也是主观的,还是不对的,你要超脱和尚道士宗教的范围去看。

任法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