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1 第2016004期 本期责编:郭云洁 人跟帖

陈一丹对话任法融丨如何寻道、问道、悟道?

 

陈一丹对话任法融丨如何寻道、问道、悟道?

如何寻道、问道、悟道?

陈一丹:也是,其实不论哪一界,不论各行各业,因为无论是《道德经》里面也讲,“道、德、仁、义、礼”啊,《素书》也讲了,“道、德、仁、义、礼”,佛家也讲了大悲心。其实有的时候我们说太玄了,这个道在哪里?这个德,我也知道这个德的意思,但是怎样做到德呢?我的浅见啊,为什么刚才我讲有前面的那个观点啊,还是要仁,为什么呢?你可以着手的你就是仁,当你去儒家讲的爱人也好或者我们“道、德、仁、义、礼”里的仁也好,你就会生起这一种慈悯之心,你就会所行就会有宜,就会所履,然后我摸不到道,但我能感知到道。其实那个道是存在的,这样就会有对个人,对整个社会也有好处。

陈一丹:所以就像为什么很多佛家他是从那里入手,其实只要他发个愿,发这个弘愿,发这个大悲心的愿,他就会去履行。这个时候其实他也是在践行,他的起点入口处,切入点在哪里?所以可以着手的、我们不能空等一个道和德下来。可能这样子。

陈一丹:其实刚才包括我在沟通中啊,也感受到了道长你是在谆谆善诱的关心着这个社会,也是一种仁。所以我觉得就谈谈这些浅见吧,这样呢、可能就是说在现代的社会中,从“仁”入手。那当然了,这里要补充一点:虽然在最远古的时候,我们的中华文化还没有分道家、儒家的时候,这个“道、德、仁、义、礼”这些都其实都是在一起的,所以这个“仁”,我们不要看它是佛家还是儒家。因为这个如果从学术来讲啊,还是有一点区别的。这边这个“道、德、仁、义、礼”符合道德的天然的和自然的规律。而这个“仁、义、礼、智、信”,这边是属于人伦之间的关系,但我们先不讲这些学术上的,就讲本身这个发心和愿望或者是你的道心。我觉得从这一点出发可能是唤起各行各业或者是每一个人,你是有承担的人就多承担,你是需要遵守的,你就多遵守。我想这样就推动刚才所讲正能量。道家的现代意义在思想和文化熏陶上,请道长就这一点谈谈。

循循善诱 从认识到实践再到效果

任法融:现在啊,这个问题还是这个孔子讲的一个问题:“循循善诱”。让人潜移默化,就是从这方面解决起。这个循循善诱怎么样理解呢?你比如说你在这个单位是个领导,以你做起,做起时、刚才你讲的不要光说文化理论,理论从纸上来的,从纸上着手,为啥来(呢)?你看人家共产党在当前讲“三严三实”来呢,再结合起来,从你本身做起,从本身做起,“文从纸上来”,慢慢循循善诱,这就是比较好一些。首先在一个单位的领导,擒贼先擒王,领导先把他“擒住”,循循善诱,这是一个方法。现在人还认识不到那一步啊,人家还想当官好,还想赚钱好,还认识不到那一步嘛。所以现在先要主要从理论认识,认识之后通过实践,实践后再等到效果,那就才可以了。现在是不但没有认识,还说实践呢,在实践、在效果以后才可以(认识),有三个步骤,从认识再到实践,再得到效果。这个道德的效果是个什么效果,有效果没效果,有效果这还说好,你好他也好(大家)都好,这就对了。

任法融:你比如说刚才讲的,《道德经》里讲的,说“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一是容易看破红尘,不要看人家看不惯,以主观看问题,那就不能包容众生了。道也好,德也好,失也好,你都落于德咋办呢?能容纳众生。不要和你意见不同的人你就反对的人家,人法地啊,人是有偏见的,是有私心的,你比如说你在这个单位当领导,我当领导,我当书记,我给咱们要人法地,我不能排除异己,和我相好的亲戚朋友我就用、就提升,和我不相好的我就排挤。那就不是人法地了,地是相形大小、长短我都承载,地无不载啊,要人法地,地咋办呢,地说:“我也不行啊,我也有些主观的东西。我有软硬、有高低,我还有沧桑之变来的,我这个地也不长久啊”。所以说地法天,天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啊。我要取法天道运转不息的一种能量啊,天说:“不,我也不行啊!说我为啥不行,我还有阴晴寒暑之交替,我也不长,我还得法道,道是永恒的东西啊。”这就叫“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的运化规律本来自然,没有任何个人的主观意志存在,自自然的,这我认为是自自然然的,道说“我的运化规律本来就是自然的。”法也是自然的,就这个样子,这是最高境界的。

任法融:但人咋办呢,每一个人都是有私心的,你看哪个单位的人进去以后他不法地,这个单位的人就坐不住了,他就招祸呀。他就付出代价,就是私心太重得很。主观意气、感情私心就把他压倒了。你看佛家讲的是“五蕴皆空,度一切厄。你受想行识,五蕴不空,就一切厄就都来了,大祸大灾就都来了。你看老子讲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你把你自己看得太重了就有祸患了,你把自己看的不那么重就没有祸患了。那么这个观点,如何让人认识啊?如何让人履行啊?实际上你想过吗,自然界也是这个样子,自然界恶风暴雨,地震时多,谁造成的?都是人的私心,因为人的私心太重了,你破坏了自然,破坏了生态,还是人造的麻烦。我在十年前我在菲律宾参加一次国际性的活动,我就讲这个观点。我说问天寻人,问天天还要问你你咋办着呢,我很好,你把我惹下了还咋办,你把我惹下了你要付出代价的。你不要说我天灾多,是你们惹下的,不是我的事情,还是人的问题,这人怎么了,人有私心嘛,人把自己看得太贵重了,一旦人把自己看得贵重,人们捕猎动物,破坏生态,砍伐树木,浪费资源。

任法融:都是把自己看得太贵重的原因。自己太贵重了,就是“厚其身者薄其身”,说人“吾有大患,及吾有身”,你把你自己看的贵重了,所以解决的办法是“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你把自己看的不要太贵重了就什么都好了。两句话如何引起的也解决了,如何解决的它也说了,说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你把你自己不要看太重什么都解释了,还用说什么?国际上也就太平了,你看国际上打仗的都是一个个国家打得都是为了自己,你把自己看的贵重了。人间社会不平衡,你把你自己看的贵重了,人间社会不太平了。就这个道理。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你看老子讲得多明白啊。这个哲学论点多么高的啊。但是叫你履行啊、认识啊,人还不认识啊咋办,所以人不认识你没办法,这是个认识问题啊。你不认识也不履行,没履行哪里有效果,现在我跟你说,认识、履行、效果,首先要从领导做起。每一个单位你要记住,你不法地,这个单位的领导就存在不住了。你看越能容纳众生的人,这个人咋办?越兴盛发达!为啥有一个贞观之治?就是因为李世民,魏征反抗他也用,魏征原来是对他哥来对付李世民来的。各种指指点点,但是呢玄武门之变结束以后李世民成为了皇帝,人家都说把魏征杀了吧,他说:“不,我要用魏征”,“说为啥呢?”,“他对我哥这么忠,他对我也会那么忠的。说各为其主吗,我认为魏征是正确的,魏征为啥用上了呢?就是反我的人。这就是人法地啊。你不法地不行啊。这个现在人认识没有?

任法融:你看现在每一个单位,要是私心重的人领导,你就坐不住了。如果双规都是私心重的,这个世间你看看,从世间看他的结果,他就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就是私心重了,你看现在受贿的。私心重咋办,就能不能容忍众生了。只要我富起来好,他要富起来他众生怎么样?一个人要富起来,不知道要杀伤多少好人。这一点还认识不认识,我这几十个几千亿从哪儿来的?还不是老百姓的血肉吗?我拿这些把多少老百姓都已经杀伤了?人有这个认识没有?人还没这个认识。你看现在双规的这些领导,认识没有?只好到监狱里认识这个问题,这是他付出的代价,这就是效果。我说是贪图无罔、私心过重的结果。这是付出代价,反面的东西,给人都看嘛!人还不看,人都看他,都认识他。怎么样得到这个结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失了道德了最后要付出代价。就是这样子,所以现在你刚谈的这个问题很好,如何让人认识这是一个过程问题。当下人的思想,已经是滑坡的厉害了。到现在建设啊这不是三两年的问题。

任法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