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30 第201507031期 本期责编:詹尉 人跟帖

慈诚罗珠堪布:藏传佛教中空性具体的修法

藏传佛教中空性具体的修法

那么我们具体的修法,怎么样修?

有两种情况,一个方法是我们心静下来,比如说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一个小时这样子的时间当中,把门关起来,把手机关掉。然后至少在这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当中与世隔绝,外来任何干扰都拒绝,把自己封闭起来,然后静下来再去思考我到底在哪里,我是谁,然后我们的自我定义。比如说我突然间问大家,你认为我是什么,大家都说不出来,根本说不出来我是什么.

但是佛教有深入的分析,他说我们的人对自我的定义是有三个,是什么呢?第一个是永恒性。就是我从前世来到这里又回到后世等等,或者我从小,我那个时候是小孩,现在是什么,将来是什么,然后把他的一生,一辈子,过去也是我,现在也是我,未来也是我,上一世也是我,未来也是我。这样子我们在这里面就发现你对我的,至少你想象当中的我就是应该是一个永恒的,否则你不会说昨天的我,不会说未来的我,因为把昨天和未来、现在的我,如果你没有连在一起,如果你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的话,那你不会说昨天的我,你也不会说未来的我,所以第一个我的特点就是一个永恒的,这是一个。

然后第二个自我的定义,第二个定义是独立的,独立的我。就是说我是一个独立的生命的个体,就是一个,只有一个我。比如说我们的身体可以分很多头、手、血液、骨骼,分很多,但是我们从来不认为我可以分这么多,我就只有这一个我。所以我会说我的手、我的腿、我的头。但是我们不会说因为有两只手,就有两个我,有两只眼睛,所以就有两个我,所以身体可以分这么多,情绪可以分这么多,各种开心、不开心的,但是总是我只有一个。

所以我们想象当中的我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我,永恒和独立。我们普通人不是通过哲学去分析我是什么,然后对我的定义是永恒、独立,不是这样子。无形当中我们想象当中的我,所有人都是这样子,无形当中,就是所有的人就是人的这种我执都一样,有一个先天性、共同的观点就是这个,我是永恒的,然后独立的,这样子的,这是第二。

第三,是主宰者或者统治者,统治什么呢?统治我自己的全身。我们平时说我的头、我的腿、我的手,但是这个时候我们没有想,那头、手,这所有的比如心脏、肺全部都是你的,那么你是什么呢?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头是我的头,手是我的手,腿是我的腿,心脏是我的心脏,这些都是你的,你拥有的,你所拥有的东西,那你是谁呢?你在哪里?那你就不知道我在哪儿,这是我可以主宰的,我拥有的,我所统治的,我所主宰的这些东西。那根本没有,不可能的,除了这些以外哪有我呢,没有我。但是想象当中有,就是说头、大脑,我的大脑,然后眼睛,我的眼睛,然后我们身体上的里里外外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这么说,都是我的。

那么我的意思就是说我所拥有的叫做我的,那么我的肯定不可能是我呀,我怎么可能是我的呢?一定是我和我的肯定是要独立存在,才能够说这是我的。但是我们就是没有想到这些都是我的,那么这就说明,已经说明这不是我了。如果是我,我也是我的,就没有这种说法,这些东西都是你的,那么你自己到底在哪里?真的是不好回答,实际上就是因为没有,为什么不好回答?就是没有,你找不到。

但是直觉告诉我们没有,这个怎么没有我呢。那好啊,如果有的话我不要求说你没有,那你跟我说你在哪里,这些都是你的,你不能说我也是我的吧,逻辑上说不过去。那这些都是你的,这些都不是你了,已经说明这个都不是我了,这是我的,那你在哪里呢?然后就是不知道我在哪里,实际上我就是这个东西,上面建立起来想象当中的我,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就是想象当中存在的抽象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不是我,我自己失去了,我现在不知道我是谁了。

但是概念是非常混乱的,比如说有些时候我们会说我的手痛,但是有些时候我把手当作我的了,为什么呢?手痛的时候,有些时候说我很痛。头痛的时候,有些时候我说我的头痛,这个时候我把我和头分开了,讲我的头痛。但是有些时候又把头当作我了。我头痛的时候我会说:我很痛,那到底大脑是你还是你的呢?到底是我还是我的呢?混乱的。根本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一个抽象的东西,有些时候我把他当作我,有些时候我是独立的,主宰他的,我的眼睛看,我的嘴巴说话,这个时候我来操作,我是主宰者,我是统治者,所以把眼睛,大脑是被统治,他们都是我的工具,我的工具,那你在哪里呢?

不能回答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不是不会回答,这里没有我,所以找不到。这就是想象当中的我,那佛教分析了以后,就这三个,永恒的,独立的,主宰者,就这三个是我的特点。好,这样子确定了以后,那我们再去寻找有没有这样的我,比如说一秒钟中之间的万分之一的,一秒钟中的万分之一现在就是作为我们的当下或者是现在,那之前的无论是我也好,我的也好,都已经不存在。那么一秒钟万分之一之后无论是我也好,我的也好,还没有诞生,都不存在。就是唯一现在存在的就是一秒钟的万分之一,如果真的有我,那就应该在这个上面有我。但是有吗?没有。

为什么没有?一秒钟的万分之一不符合我们刚才的这种我的这种定义,永恒的?不是永恒的,它马上就会消失。独立的?不是独立的,各种各样的因缘,然后主宰的?不是主宰的,一秒钟的万分之一,已经自己都消失了,但是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不存在了。

西方哲学犯好大的错,像笛卡尔说的“我思故我在”,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很经典的话,其实根本不是,怎么说是我思故我在。我思考问题,我在观察这些,我可以分析外面什么,很多东西我可以怀疑很多很多,但不能怀疑我自己,为什么?我是当下怀疑的人,这不是你的情绪在想,不是你在想。如果我的情绪说就是我,那么你的情绪就是我,那现在问题就来了,这么多情绪当中这都是你,还是一个是?如果你说这些都是我,那难道你有这么多的我吗?是从来不可能的,逻辑上说不过去,我自己的定义也不是这样,说不过去。

如果说不是,其中一个是我,那理由是什么?其他都不是你,为什么其中一个才是你呢?所以这是思考不深入,也是一个很粗浅的说法,我思故我在,根本达不到佛教的这种深度,就是在人生宇宙这样的真理上面,任何一个东西方的思想达不到佛教上的深度,因为他们不太思考这个问题,他们的思考多数都是停留在感官的结论上,以感官的结论作为一个数据,然后去分析。但是佛教超过了感官的层面,所以思考的都是非常深奥的东西。

那么这些东西跟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今天我们很多人都是功利的,跟我们没有利益的,我不想学,不想谈,有用吗?有用。但是我们会说,这个可以当饭吗?不能当饭吃。但是对你的帮助呢?在某种程度上比饭起的作用更好,是什么?比如说当我们内在精神上出了很多很多问题的时候,吃饭,当然从我们的肉体角度上来说没有就没办法生存,但是它是万能的吗?不是万能的。他焦虑症,暴饮暴食,焦虑者有了抑郁的时候,暴饮暴食,这是一种抑郁症的表现。

但是就像我们很多外国人因为焦虑以后,然后没有别的办法,一个是抑郁性的购物,不需要这些东西,但是拼命买很多很多东西。然后抑郁性的暴饮暴食,其实人的身体不需要吃这么多,但是由于抑郁的时候没有其他事情做,然后暴饮暴食,最后把自己的身体也就毁掉了。所以这个时候不能解决的问题,佛教的问题,佛教的观念就可以把我们的抑郁、焦虑、孤独,这些所有的这些精神上的问题,通过这种方式非常非常容易就解决了,对我们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帮助,也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你除了现实生活以外什么都不考虑也可以,现实生活当中对我们的人生的彻底的了解,智慧一定在现实生活当中对我们带来很大程度上的利益,然后解决我们烦恼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一个方法。

我刚才讲的是一个实际推理的方式,这样子推理了以后,然后真正的我找不到了。我就消失了,在我自己的手里把我自己消失了。然后就有一个实际上我永远都不存在,不是现在不存在。现在是发现而已,过去就不存在,所以尤其是我们会害怕的,发现这个时候会害怕。但不需要害怕,你过去就没有我,现在也就是这个,事情的本质上没有任何的改变。这是我自己的发现,过去没有发现,现在发现而已,所以你还是一样的,像过去一样可以生活,一样的可以生活,但是不一样的是什么?生活给我们带来的这些焦虑跟过高的欲望,还有就是欲望给我们带来的负面的东西,尤其是精神上的东西,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所以以后你会过得更好。

虽然这么观察的时候我不在,但是我不观察的时候,如果我选择绿色药丸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还是在的,我不要这样子观察。反正我不管他头是我还是我的,反正头都在这里,脚是我还是我的,这个不管,反正脚可以走路的。不观察,一切都是存在的,没有破坏任何东西,但是已经破坏了我们的这些过度的执着,过度的欲望,把这些东西取消了以后,我们可以更好的生活,然后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有意思,不但是我自己很开心、轻松、自由地生活,而且我也可以让更多的人开心、自由、轻松的生活,其他不说,生活上带来这样的帮助,很有意思。

这时候当我们感觉到我不存在、消失的时候,在这种感受当中停下来,这叫做修空性。让这个体悟慢慢的,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能在境界当中只能停留,可能是十秒钟、十五秒钟,然后立即其它的杂念出来。没关系,这个时候还是回去再观察,再去分析,分析以后,通过这种逻辑的分析,又给我们带来强烈的无我的感受,然后找到了这种感受的时候,就停下来,就停下来,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可能是一分钟、半分钟,又不行了,又有其他的杂念,这个没有关系,很正常的。然后又继续去分析、观察,很尖锐的智慧、逻辑去观察,观察以后,然后发现这一切都是幻觉不存在的,这种感受找到以后,非常强烈的感受的时候,就停留这个感受当中,慢慢时间会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然后因为这个时候发现不存在我的时候,然后比如说有人欺负我,但我不生气,为什么呢?已经证悟了他不存在,有人侮辱我的人格,平时我们在生活当中这是一个最严重的问题,立即就会生气,但是现在没关系。但是只要感官的层面上,这个具体在,那我一样可以去帮助众生,我一样可以去完成这些工作,虽然没有一个自我,但是肉体在,精神在,没有一个自我,工作一样去做,这样可以帮助众生。这时候我们把好的,比如出离心、菩提心、慈悲心一样可以培养,然后自私、贪欲通过这个方法彻底的放下来,这样以后就可以过更有意义的生活,从此以后人生就是真正的得到了提升、升级,然后越来越好,最后就是达到了不杀,最后就是佛,佛也就是这样子练出来,这是一个方法。

另外一个方法是非常直接的,不需要这么多的逻辑,把这些逻辑,非常烦燥的这些逻辑全部放掉。然后就像禅宗讲的一样,静下来直接去看我的心它到底是谁,有可能在这个当中。就像六祖慧能大师讲的一样,“菩提本无树,心亦非明镜,本来无一物。本来就是没有的,本来里里外外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没有的,如果这一切都没有了,那么这样子的话,那就是“何处惹尘埃,烦恼在哪里?基础的都没有了,从根本上这一切东西是虚空; ,哪儿来的烦恼?没有烦恼,直接体会到了,心的本性是这样直接体会到了以后。这些逻辑都不需要的,这些逻辑还是比较喜欢思考的人为了直接体会的人提供的一种方法。

比较向内的,比较能静的下来的人就不需要这样,自己静下来,以观照自己心的时候。这是另外一种比较高端的修空性的修法,这些就是我们今天下午讲的,也是一种框架性的修空性的概念。还有修了空性它有什么样的结果,它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框架性的,但是还不够深入,如果想真正的深入佛教的空性,那就是深入了解,先去闻、思,多方面的去闻、思。为什么?因为我们年代的人有很多很多的,因为信息爆发时代给我们灌输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我们要把这些东西一个一个的去清理,把它清空,也就是更换一个系统,所以我们需要闻、思,需要智慧,所以多学习。然后学习学习,最终把学习的焦点归纳在一个点上总结,总结是什么?

最后就落实到我们的心。因为除了心以外,没有什么自我,如果有自我,那也在这个上。然后他的本性,真正明白了以后,然后所有的烦恼能解除,但是菩提心和慈悲心不会矛盾,因为菩提心的基础它没有建立在自我的基础上,比如说我证悟了,我不认为有我的存在。但是没有证悟的这些人,他一样在痛苦,他一样在做梦,所以我要让他们醒过来,我要唤醒他们,所以这叫做菩提心。

这个慈悲心,因为它没有建立在自我的基础上,所以不矛盾,所以还是有,这时候把我们不好的一面,负面的全部取消了。然后正面的这些慈悲心、菩提心增长,然后智慧和慈悲,这两个一开始刚刚有一点点证悟的时候,也叫做证悟,初步的证悟,然后不断地修炼,慢慢地提升,提升到人类的智慧能够提升的最高端,巅峰的时候,然后就是佛。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的慈悲心也就提升,当人类的慈悲心可以提升到的极点,就是这个时候,就叫做佛。而这时候把所有的烦恼去掉了,这真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一种训练的方式,我们没有想到人可以这样子被训练的,人是完全是可以这样子训练的,人内在的精神当中有很多很多神奇的东西是可以开发的。通过这种训练,通过这种禅定的方法去训练、开发,最后百分之百开发以后,就叫做佛,就成佛了。实际所有的烦恼解决,本质上解决,然后就是更好的利益众生,更好地帮助众生。这不仅是这一辈子事情,这是生生世世的事情,这就是佛的,大乘佛教空性的作用是这样子。

没有证悟空性,我们虽然有慈悲心,什么都有了,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放下自我,所以这个自我还是在这些利益众生过程当中,他还是发挥到他的作用,然后有些负面的东西还是会出来。

所以彻底的解决了以后,然后再也不会有这些自私的东西,再也不会有这些自私的东西。所以从此以后,完全是百分之一百的投入到利他的行业当中,真正的无私的奉献,从此以后就完全可以做到,所以要证悟空性,证悟空性它的目的就是这样。

腾讯佛学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cichengluozhukanbu

慈诚罗珠堪布:过现未来心皆不可得

慈诚罗珠堪布:何谓我?我在何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