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2 第1209期 本期责编:董思捷 人跟帖

明德讲堂第十二期之九:修养高明到极致反而是中庸

修养高明到极致反而是中庸

李山:修养高明到极致反而是中庸

要致广大,另外“极高明而道中庸”。这就是做人,我们在前面说过这样的例子,过去一个老禅师讲,第一步我们见山是山。修养到第二步见山不是山。这个就深了,对这个世界,看透了。但是第三步,注意,要扫平了,见山还是山。没有修道之前我是俗人,修道的时候我们认识到这个世界,我们在内心世界,我们在精神命运摆脱一种尘俗,但是你不能圣人挂着个圣人相,扫平了回到常人来,这就是极高明而道中庸。

你看北宋两大儒,一个是大程,一个是小程,有一种说法就说大程子光风霁月,一团和气。他是什么,圣人不做圣人相,他能作诗,他很风趣,他是常人,但实际上他有很高的道。小程不行,小程就是挂着个圣人相,只是达到了“见山不是山”这个境界,所以这就引起了谁,引起了苏东坡对他的反感,说他是制礼作乐的叔孙通。整天打破他的禁,和他开玩笑,开他的玩笑。实际上苏轼这样做也未必对,小程子就“忌之”,然后跟别人不一样,老是在一种态势上把别人看得都比自己低下。注意,这样的话就是独坐了孤峰顶,不利于联络他人,道不亲切。

见山,大家还是吃喝拉撒,你悟了道以后你还想怎么着,这是中国精神,悟了道还回到这个平凡世界去,你在各方面做得比人家好,你吃喝拉撒做得比人家漂亮,这才是本事。你圣人挂着个圣人相,拿着个架子,这是没有扫平,所以要回到平常,而这个回到平常,那已经是悟了道回到平常,这是不一样,所以极高明道中庸,你有很高明的道,你还是中道而行跟常人相似。

另外,下面说还是求知,温故而知新。我们只有什么?我们了解这种人生,了解世界,看过去,可以知道未来。敦厚以崇礼,他加了一句,还是回到我们所有求知,儒家还是做一个人,所以人最大的学问是做一个人,所以要敦厚,要不断地加厚这种态势来尊崇礼仪、约束。

所以这都是,我们说这些句子都是很精美的句子,所以《中庸》的作者写文言文是写得非常漂亮。这段文言文,我们一般文学课本不选是很遗憾的。当然你要是换成形象性,什么形象,语言的那种漂亮,你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它)它不是(文学的),但是,它通你的心,它气势大,这是我们中国人叫“文以气为主”,荡气回肠,这也是一种审美。

这是第六章前面讲,所以圣人的道实际上它是非常广大的,是达于上天的,但实际上它是什么?它是用尊德性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知新,敦厚崇礼。慢慢获得来的,它不是咔嚓打一个雷,就出了一个新格局,只有老天爷能办;咔嚓闹个地震,把很多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一场地震以后高山平了,深渊高出来了,这个老天爷能办到。

本文系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版权属腾讯网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ls

“尽精微”要博学于文

“道问学”是教你学做人

人为什么要“尊德性”

有什么样的心胸做什么样的事

更多>